【原创】公中含私 ,有亏方平

【公平】


公中含私,公者,从八,从厶;有亏方平,平者,从八,从亏;八者,分也,方也。



什么是公平?


传说寺庙里有一种分粥的方法,要保证分平均,不但需要分粥的人心到眼到手到,还需要一定的制度设计。有一种方法是:分粥者取最后一碗,这样基本上就能保证每碗粥一样多。


可见公平和分配有关,而对公平最基本的理解是平均。孔子说:“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


平均分配是一种很原始的社会分配方法,它可能比人类文明的历史还要久远,在物质匮乏的时代,用这种平均分配的方法才能保证尽可能不会有人饿死,平均分配是一种不得已的选择。这种方法至今仍在使用。比如基础设施和基本公共注册送彩金吧,这些公共产品投入巨大,不可能无限供给,在一定的区域范围内实行平均分配,能保障社会最起码的公平。


我国改革开放初期提出“效率优先,兼顾公平”,为了效率一定程度上牺牲了公平,基础设施和公共注册送彩金吧设施的供给设定了优先次序,对一些地区给政策,优先供应基础设施,目的是通过让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先富带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


进入新时代,国家开始实施精准扶贫、公共注册送彩金吧设施均等化等一系列新政策,这是对“先富带后富”的兑现,是对为效率作出过牺牲的社会公平的补偿。


有些企业、产品和注册送彩金吧做到极致,也会强调公平。2014年习大大在北京月坛街道调研时在庆丰包子铺吃午饭,是他自己亲自排队买的。中国还有很多这样的传统商家店铺在坚持只排队、不预约。这表现了一种中国式的买卖公平。而欧洲某著名咖啡厅,常常需要提前一个多月预约,总统也不例外,这展示了一种西方式的买卖公平。


公平可谓普世价值,但中国和西方对公平的含义却不太一样。


西方的公平是一种合约公平,即所谓契约精神,其最根本的依据是人的理性。西方在中世纪以前是神权时代,认为神和上帝最公平。古希腊神话中的正义女神手拿天平和宝剑,分别代表公平和正义;她行使公平正义时蒙着眼睛,表示女神只靠内心的逻辑和智慧,而不被外物所左右。文艺复兴后人文主义兴起,西方人开始崇尚人的理性,认为只有人的理性才能做到公平,人代替了神成为理性的化身,所以西方式公平可称为人为公平。


中国人则崇尚水的公平,本质上是在崇尚自然,可以称之为自然公平。


中国人认为“水利万物而不争”,“几于道”,所以水最公平。泥瓦匠用于超平的水平尺就是基于水的公平原理。《道德经》说“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中国人对物质的分配,就是在模仿水性中努力接近天道。


西汉开国功臣陈平,从年轻时候起,就有分肉分得十分公平的本事,族人都夸陈平公平。陈平当时说:“嗟乎,使平得宰天下,亦如是肉矣!”


陈平分肉分的是祭祀的肉,分配对象是参与祭祀的族人,不涉及劳动生产。尤其是对于作为宗族管理层的族长元老而言,分肉多少对其贡献和地位的肯定意义大于肉本身的消费意义。孔子他老人家就曾经因为没有等到他期待的那块腊肉而失望地开始流亡。在正常的经济生产管理中,激发劳动者积极性要主要靠直接激励机制,多劳多得,立即兑现,才会有显著的激励效果。


后来,陈平真的当了宰相,他总结了自己当宰相的心得说:“宰相者,上佐天子理阴阳,顺四时,下育万物之宜,外镇抚四夷诸侯,内亲附百姓,使卿大夫各得其任期职焉。”


可见,陈平毕生信奉的公平并不是简单的平均分配,而是天人合一之道。当公平符合天道,它也必然符合人道,而达到大多数人满意。中国人认为没有人为的力量参与的分配最公平,如果是人来分配,要想做到公平,这种公平最根本的法则也只能是道。公平是中国人对天道的理解,是天道在人间的表现。


但人设计的分配制度未必就总是公平的,即使制度公平,经人操作后常常就不公平了。《道德经》关于公平还有下半句:“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在开明的社会,税收本是一种形成公共资源的机制,但在黑暗的社会,它却往往演变成一种“劫贫济富”机制。每个王朝末期,都会出现严重的不公平,劳动者不得食,食利者则多如牛毛。最终导致王朝灭亡的就是过度不公平。


公平的社会,就像风平浪静的水面,可以载舟;不公平的社会,则像大浪滔天的海面,可以覆舟。


我国古代没有扶贫的概念。用某些统治者的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商鞅甚至主张不能让老百姓的日子过得太好。


我国当前正在进行的精准扶贫是一项史无前例的壮举。但是古人面临的难题,我们仍然不能回避,扶贫可谓是神仙级的高难度操作,是人在模拟天道的公平,这需要一种不凡的智慧。


扶贫之难,难在识别。以往扶贫政策的失误,大多是在识别上出问题。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河南某村72户“贫困户”竟只有4户是真贫困户。这些假贫困户是怎么来的呢?无非是贪腐官员买卖指标等行为严重扭曲了政策公平。


贪官固然可恨,但也要看到,扶贫政策设计自身也值得反思。现行政策中贫困的定义,基本沿用联合国的方法,设定一个绝对货币收入水平值。这样的设定看起来公平且好操作,实际上有很大问题。货币和人的真实生活水平并无必然联系,许多与外界环境相对隔绝的山区居民,货币收入可能很少,但物质生活并不算十分匮乏,精神上的幸福感也未必就很低。不止一位政府的朋友讲过,他们下去扶贫并不受欢迎,有的“贫困户”认为自己并不贫困,不愿意按照政府指导的方法通过增加货币收入实现脱贫,有的贫困户则干脆认为扶贫干部来了不仅没用,还得接待,是个负担,有的甚至帮倒忙。


如何避免扶贫过程中造成新的不公平?如何做到精准?那就要老老实实地向水学习天道。因为水没有人的好恶,接近自然公平。这是中国特有的政治智慧。


中国老百姓和水的共同点是:一是数量众多,分布在广袤的国土上。中国自古有“法不责众”的法治传统,就是敬畏水的力量,尊重多数人的意愿。在中国人看来,治人可用法,但法亦需合于道。


二是老百姓既有自己的道德坚守,也有趋利的倾向。如果把趋利性理解成向下的力量,道德理解成向上的力量,那么老百姓就是一个向上和向下的统一体,符合“水曰润下”的特点。这里的“润”就是向上的力量,用中国文化来说水就是阴阳的统一体;用小平同志的话说则是经济建设和精神文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三是水无常形,遇方则方,遇圆则圆,随容器的形状而定。各种社会制度,可以理解为用不同的“容器”来装人,有什么样的“容器”,就会有什么样的人。这好比用筐盛水,必须把水冻成冰块或者装在皮囊里,才能装进筐里。这些冰块和皮囊,就相当于社会组织。有组织的民众,有着强大的力量。传统中国人的主要组织形式是家庭,家庭成员是中国人最基本的社会身份之一。但近代革命在革了传统宗族势力的命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伤害了家庭,家庭的组织功能被各种企事业单位所代替,家庭内部的组织程度便开始松动,家庭规模越来越小,大家变小家,小家变无家,社会一度局部出现家庭解体的趋势和婚姻制度行将消亡的论调,所谓“不婚主义”、“丁克”家庭流行一时。改革开放以来,各种企事业单位在市场经济体制和新的法制体系下继续发展,一些企业开始形成了以“家文化”为核心的中国特色企业文化,把和谐家庭和企业管理、公共管理统一起来,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家庭解体的趋势。


中国人喜水,水无常形。中国人民看似柔弱却具有穿透历史的洪荒之力,这种洪荒之力的源泉就是家庭。幸福的家庭成就幸福的中国人,亿万个和谐的家庭造就一个强大的中国。


中国人对水充满敬畏之心,赞美江河湖海的博大、宽容、公平。水面难免起波澜,但常有波澜的水才恰恰不是死水。任何一个社会都不可能有绝对的公平。因为公平,生命才一定有尊严;因为不公平,人才可能在追求公平的路上创造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