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节气】带着“光”融入——小寒

冬至之后是小寒。从冬至开始,白天开始变长,夜间开始变短。如果我们把二十四节气和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作一个对应,刚刚过去的冬至对应午夜〇点,小寒则对应凌晨一点。


这时的北半球,因为太阳仍在被地球遮挡,到日出还有好几个小时,地表温度和大气温度下降的趋势还在持续。这个状态在十二消息卦的复卦和临卦之间,取“地火明夷”之象。明夷,离在地下之象,离在这里可以看作是太阳,坤是大地,就是太阳在大地的下面。


中国文化认为,我们每个人内在都是光明的,或者说一个人本身就像是一个小太阳,是一个具足内在光明的个体。


但是,依然有很多人一生都像在黑夜中走路,看不到光明,因此恐惧黑暗,怕别人看不到自己,甚至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存在,于是他们特别追求用外在的、闪亮的东西来彰显自己。


常见的追求无非是财富、名誉和社会地位。其实,这些外在的东西,恰恰遮蔽了人自身内在的光明。看不到自身内在的光明,转而依赖物质彰显自己的存在,结果适得其反,越活越困惑,越活越看不到希望,这是一种认知上的颠倒,智慧上的倒退。


中国文化中的“化”,就是要把这种颠倒的状态纠正过来。纠正认知颠倒还相对容易,由这种颠倒的认知形成的思维方式、语言表达方式以及日常生活和工作习惯,纠正起来可就难了,这是用文化来化人的难点。


古代中国人早就看到了人内在的光明,对孩子从小就进行发现内在光明、启迪先天智慧的教育。由于光明自在内心,所以教育不从感官认知入手,而是从内心开始,培养依靠内心光明理解世界的感知方式、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


这样的“化”人教育很难、很慢,需要循序渐进,天长日久,耳濡目染,没有捷径可走。即使在古代中国也是如此,更不用说在知识教育已经相当发达的当代中国。


当代的大部分中国人已经衣食无忧,但心灵健康问题开始凸显。每个人认识到这个问题在人生阶段上有早晚,在因缘上也有分别,有的是生而知之,有的是学而知之,我和大多数人一样是困而知之。当然,总是还有困而不知的。


我一直在做企业,在商言商,与钱当然没仇,至今也不认为赚钱是坏事或丑事。我在赚钱的道路上向前奔了几十年,才发现我一直选择了一条本末倒置的以身发财之路,而不是正确的以财发身之路。在我被名誉、财富、地位这些外在的东西所迷惑时,追求的不是自身的光明,而只是光明被遮蔽所形成的影子。我越抓不到影子,对影子就越执着,追逐影子逐渐取代了追求光明,我还以为那是一个可以实现的梦想。终于,我的身体垮了。


困则思变,我开始寻找做人和做事都通透的明师来学习传统文化。通过传统文化的学习和实践,我明白了内在的德行和光明才是本,名誉、财富和社会地位都是其末。自身的光明照亮了多少人、让多少人受益,这也是企业能可持续发展的根本。


我重新审视自己的企业,认为做企业可以有更好的方式,提出了“因上努力,果上随缘”的经营哲学。


自从提出了这样的经营哲学,我们企业一直坚持在根本问题上去用心用力,重视在“因”上做文章,至于“果”,可能是我们自己收获了,也可能是社会收获了。自己收获是价值,为社会作贡献是更大的价值。


工业社会在物质文明上的成就,得益于知识教育的普及。进入信息社会,信息爆炸、知识爆炸却日益加深着人的焦虑,甚至产生了一条制造焦虑、贩卖精神保健品的产业链。中国也不例外,推行了上百年的现代教育正在给人们带来巨大的困惑。


这些年,由于很多家长基于对体制内教育的失望,各自进行着对教育的探索,有些家长开始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了体制外的教育机构专修传统文化。


同时,我欣喜地看到,社会上已经有一批教育机构正在恢复中国的教育传统。帮助我心灵成长的华夏学宫,已经培养出了一批批对社会有用的人才。虽然前几年出来的人才目前主要是在文化类机构消化,但也有一批像我这样半路出家的成年学生,都在自己的岗位上践行着所学,在社会各行各业发挥作用。


据我所知道的,送孩子学习传统文化的家长对传统文化普遍充满信心,但是对孩子未来走进社会和市场就业的道路,还是忐忑不安:


一是担心孩子未来的就业方向,担心孩子是不是能够找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


二是孩子们虽然进了文化机构,但是身边的同事真实修行的同道者太少,不容易形成气候,家长担心在这样的环境里处久了,孩子就堕坠了;


三是不知道孩子们是否适合进入非文化企业,在什么样的企业才有发展空间,到这样的企业去,孩子们如何发挥作用。


我认为这些担心有道理,但并不十分必要,中国传统文化教给我们的东西,是进入身体生根开花、融化到骨髓里、改变着人的生命、提升着人的智慧,是最有价值的学问。


在非文化企业就业也不必担心。按照我这些年践行中国传统文化的体会,学习传统文化的孩子走进社会,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往往是见地与经验的碰撞。由于他们学习过传统文化,对很多问题都有特别的见地,这些见地往往显得相当“反经验“,这样就容易发生看法上的碰撞甚至冲突。


经验是把双刃剑,社会经验丰富的人优势是经验,劣势也是这些经验。当这些经验形成一切往外看的思维习性时,这就是负面的经验;当经验所形成的思维习性是不断关照自己的内心,真实照见自己的起心动念时,这些经验就是正面的经验。


我的女儿没有我社会经验丰富,但她有对自己内心的关照,因此可以经常指导我。我们是父女,相互之间没有任何防范,沟通时关系非常简单,目的清楚,信任充分,所以建议能直达对方内心。在社会上,大多数人之间的关系都不具备这样的先天条件,所以在看到别人有限性的时候,要关照到自己的限性。人学会了这样处理问题,就是一种成长;处理好人与人的关系,就会带动两个人乃至身边更多人的成长。


我们的学子在关照自己有限性这方面是有优势的。他们经过传统文化的学习,眼界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有了“高高山顶立”的功夫。但当他们进入社会之后,往往会和人产生基于世界观、人生观的冲突。要想化解冲突,就要学会有效地影响别人,把中国文化这个好的东西,让更多人接受并转化成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有以下三件事情值得重视:


其一,要融入,就要学会别人所会的。传统文化学人身上一定有别人不会的东西,但不能把这变成优越感。要融入社会,更关键的是要学会别人会的东西。这一点并不难,要相信传统文化学对了的话,思维是开阔的、包容的,学习能力是比一般人强的。


其二,要善于取得别人对你的信任。《道德经》有言:“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取得别人的信任没有什么秘诀,最主要的是赤诚相见,光明磊落,对任何人都要先付出自己的信任,要真正做到德善和德信,而不是玩嘴皮子功夫。当遇到困难时,是否还能够坚信自己先付出信任一定会换回别人的信任,是否相信信任可以改变世界,这是见证修证功夫真实与虚假的分水岭。


这需要强大的心量和信念,能忍别人所不能忍。另外,还需要从小事做起、从身边做起。很多初出茅庐者容易忽视身边的人,觉得离得越近的越不好对付,就选择了逃避。但无论逃到哪里,身边的问题都不会自动消失,早晚绊你个大跟头。想成功者,只有勇敢面对,没有退路和别路可走。


我看到过很多老板,企业做得好好的,学了几年文化感觉上了道,就把企业关了,专心致志学文化,走向了自己一心向往的身心解脱之路。就其行动上的断舍离魄力而言,我很赞叹,但我认为不值得大多数人效仿。我们学了文化,是要在思维方式、说话方式、行为方式上作彻底改变,恰恰离不开环境的考验,包括以前给自己带来困惑和折磨的旧环境。它就是自己面前的一座高山,也要努力跨过去。如果我们的所学只能在象牙塔里颠来倒去,走出象牙塔就不灵,那就说明我们学的不是真学问。因此,我们传统文化学人,不仅要把自己颠倒过来,还要把自己身边的人也颠倒过来。如果只是自己颠倒过来了,那你自己在别人的眼里一定是精神病。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要做个真人。这里的真人,是指要做一个活泼的人,做一个真正的人。目前有一些传统文化学人,真本事可能没学到,却放不下自己面子,认为学了传统文化就该怎样怎样了,因此不懂装懂,不会装会,不敢把自己暴露在他人面前,每天板着脸来装深沉,这样的人都不会可爱,更难融入社会。


对于刚刚走出校园的传统文化学人来说,既要坚信中国文化具足光明,一定会逐渐为社会所普遍接受,释放出巨大的潜力,同时也要在现实中学会潜龙勿用。待内在的光明逐渐照亮身边的世界,你就会发现,其实你只是在做一件平平常常的事情而已。一旦离了平常心,那么你的光明就会被“地暗”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