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节气】真正的自由是一种多维思考能力——冬至节气议“一阳来复”

冬至,说说“一阳来复”。冬至既是二十四节气中很重要的节气,也是有着几千年历史的重要节日,周朝便以冬至为一年的起始,那时的冬至相当于今天的春节。


“一阳来复”这个成语来自于《易经》的复卦,其卦象是上坤下雷,上面五个阴爻压着一个阳爻。表面上看,相对于阴来说,阳是如此之弱,中国文化却认为,这一个阳爻的力量比上面五个阴爻的力量还要强大。《尚书·盘庚上》:“若火之燎于原,不可向迩,其犹可扑灭?”


1930年,当革命遭遇极大的困难,以林彪为代表的很多人提出了“红旗到底还能打多久”的疑问,毛泽东便化用《尚书》中的这句话,写就了不朽篇章《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阳来复,便是这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它一旦出现,就再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它。


按学术界比较一致的看法,《易经》中的卦是象、数、理的统一体。象和数具有高度一致的不变性,而理则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变化,因人的世界观和认识不同而各异。中国人相信生辰八字和命运有关,就是依托八字这个数后面的象和理来解读命运的。


在先天六十四卦方圆图中,象基本是循序渐进变化的,而数在坤卦到复卦、乾卦到姤卦这两个位置却出现了突变。


我们先来看看方圆图中的象和数是如何对应的。为了今人理解方便,这里的数我们通过赋值转换成阿拉伯数字表示。给象赋值的规则是二进制,即阴爻取值为0,阳爻取值为1,每卦以初爻为首位,上爻为末位,这样先天六十四卦就对应一个二进制的数,如图1。这些二进制数再转换成十进制数,则坤卦为0,乾卦为63,复卦为32,如图2。


在这张圆形图上,各卦之间的十进制数基本都是依次以1递进,只有坤卦到复卦和乾卦到姤卦是突变!


为什么会这样?从0到32和从63到31,究竟发生了什么与众不同的事情?这两对象与数突变背后的机理究竟是什么?


我们可以猜想,二维方圆图上发生的突变,可能是三维或更高维度空间发生的连续渐变的投影。由此联想到蒸汽机车的机械原理,也许可以用来直观、简洁地演示一维运动与二维运动之间的投影关系,如图3。


在蒸汽的驱动下,活塞在汽缸中不停地做着直线的往复运动,这就是一种一维的运动。我们观察活塞,会看到活塞每到尽头都会发生一次运动的突变——速度降到0,然后方向反转。而活塞通过连杆带动的主动轮则做圆周运动,圆周运动是二维运动,始终是连续的,从无任何突变发生。假如我是寄生在活塞上的一只微生物,我的一生只见过一维的、“一次又一次”的往复运动,那么我将永远无法理解它后面的圆周运动是却是平滑连续的。


上篇大雪节气文章中提到,表面上看起来是阴极阳尽,而实质上是阴阳势均力敌、相搏最激烈的时候。到了冬至,这种势均力敌的拉锯战已见分晓,阳气已经露出端倪,阳气战胜阴气的趋势已经无可阻挡。


要明白这个道理,思维在这里就也要有一个维度的跨越:站在地面看,从坤卦到复卦的一阳来复是一种神奇的突变,而站在宇宙空间看太阳与地球的运转,阳光在南北回归线之间的往复直射,站在12000米以上的平流层高空看,冷暖气团角力运动,一切都是连续和渐变的,并没有突变发生,是自然而然的。


看起来神秘的突变,都是因为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有一种决定着这种突变的力量。当人们看到自己不理解的“现象”时,就会有一种恐慌感,就会努力用想象去填补思维的空白和逻辑上的残缺。这就是人追求“本质”和“真相”的原动力。


人认识世界本质的方法各种各样,对本质的叫法也各不相同,有时候叫“神”,有时候叫“鬼”,有时候叫“外星人”,有时候叫“假想敌”,现代的更多时候则以某种“科学”概念的面目出现。


现代科学曾经流行黑箱理论,就是在对一个事物内部完全未知的情况下,只通过观察其外部物质、能量和信息的输入输出,来间接地了解其内部性质。


在投融资规划诞生以前,区域开发对于政府来说就像一个大“黑箱”。政府作为一个城市治理主体,由于对城市建设尤其是城市经营没有经验,对区域整体开发问题也会有些束手无策。政府的办法是,把城市的一个整体区域分成几个大包,对每个大包一包到底,只提几个简单的输出需求,比如路要通、基础设施要配套、能提供基本的公共注册送彩金吧、能实现基本的财政税收指标。而土地升值部分则一股脑全给了开发商,以此作为区域开发的报酬,也就是政府对这个“黑箱”的输入。


有了投融资规划以后,区域这个“黑箱”被打开了,区域增值的机理清楚了,政府就能通过一定的政策或协议安排,与开发商共享土地增值收益,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区域发展统筹的问题。投融资规划是系统工程方法在城市建设领域的应用,本质上是一种现代科学方法。


现代科学方法源于西方,它在工业和工程技术领域具有极大优势,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但它用于处理复杂的经济、社会和文化问题,就表现出了很大的局限性。它的主要缺陷是过于追求三维以下的严密逻辑。甚至有人认为人类的感知和思维优势主要集中在二维,于是尽可能把一切逻辑都在平面上表示和推演。比如地球仪能更直观、更准确地表达地球知识和地理信息,起码比例尺是准确的。但人们日常使用较多的是地球仪的二维投影——地图,而不是地球仪。比如中国地图一般用圆锥投影,世界地图一般用多圆锥投影,谷歌地图和百度地图用的是墨卡托投影。无论哪种投影,都存在边缘畸变的问题,导致局部比例尺相当不准。但为了满足人们用二维思维理解立体地球的习惯,科学也不得不迁就。


科学方法排斥多维度空间之间的联系这个局限,让人们在理解不同维度上的事物之间的联系时,下意识地认为不符合逻辑——实际上是不符合目前科学发现的三维以下的逻辑。中国人和西方人经常互相觉得对方不可理喻或愚蠢可笑,就是思维的维度错位造成的。


传统中国人的思维自古是在各个维度上跳跃进行的,不只是圣人,普通的中国人也大都如此。由于中国人的思维中存在大量西方科学思维之外的东西,所以在西方人眼中,中国人是世界上最难以理解和自相矛盾的民族,有时候愚昧迷信,有时候显得聪明智慧。按照西方人和近现代科学的标准,中国人缺乏科学精神,中国人发明的很多东西都非常“不科学”,比如经常看起来像巫术的中医,比如看起来眼花缭乱的多神信仰。


为什么会这样呢?按神话学解释,一个民族的基本思维方式,主要是在神话时代形成的。我们回到神话时代来看中国和西方在思维特点上的差别。


西方文化基本上是古希腊学术传统与基督教的融合,融合以后古希腊绚丽多彩的神话中众多的神最终都被从信仰中剔除,变成“死去的神话”。中世纪以来的西方人信仰,只剩一个来自基督教的上帝,上帝一神掌管一切,这就是典型的一神信仰。结果,西方思维的维度越来越集中于三维以下,以理性和实证为核心,西方自称之为“科学精神”。


中国人的神灵虽多如牛毛,但总体上遵从“天”,是在“天”的总领下,由包罗万象的各神构成的一个庞大谱系。这个谱系至今仍然在传承和生长,不断有逝去的伟人、英雄和杰出人物加入,是典型的“活着的神话”。


中国人觉得天过于抽象,于是又创造了代表天管理人间的太岁神。中国传统历法以六十年为一个周期,即六十甲子,相应就有六十个轮值太岁。这些太岁神的原型本都是凡人,有很多都是相当晚近的人物,但人人都有一段生动感人的故事。


己亥太岁谢太大将军,原名叫谢廷辅,明代临晋(今陕西省大荔县)人,是一位拾金不昧的“活雷锋”。


刚刚过去的戊戌年(2018年)的值年太岁姜武大将军,明崇祯朝任通州副总兵,在一次战斗中殉职。


甲辰太岁李诚大将军,原名李诚,字克诚,元代渭南人,曾任三原县(今陕西省三原县)知县,为人孝顺父母,为官清正廉洁,处事宽容,明察秋毫,既威严又仁爱,广施德政,被当时百姓称为“循良”。


这些神灵用自身的道德力量,教化着人们去追求真善美的人生。每一位神灵,各代表着一种独特的智慧,每一年的太岁代表了这一年的年运,老百姓可以根据这一年的太岁,对一年的状态有个大致的确定性,给常为命运惴惴不安的人们以安慰。


中国神仙众多,多教并存,却几无宗教战争,这是世界文化中的一大奇观。因为神仙虽多,谱系只有一个。中国人的祭祀和信仰归根结底都指向一个共同信仰——天。这是中国始终作为一个统一国家坚韧存在所依靠的洪荒之力。


祭祀是一个民族为保持自己的精神独立而追溯民族起源的神圣仪式,是民族独立的根基。中华版图从小到大,人数从少到多,在两千年的封建时代,中国都是世界仰望的天朝大国。所以,中国人没有崇拜外族的传统,一直保留着独立的祭祀传统。


近代以来中国落后于西方,传统文化日呈收敛态势,祭天祀典被民国政府宣布废除。但是中国人的祭祀并没有停止,中国人最大的传统节日——春节,便是以祭祖代祭天。


今天的中国经济正在强劲崛起,却遭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截杀。在国内,还有很多崇洋媚外的人,还有很多看不到希望的人,也许这正是中国的至暗时刻。但是我们相信,中国文化自信已经开始复苏,这团星星之火已经被重新点燃,早晚必成燎原之势。


也许,当中国人能够完全不看西方脸色,不被狭隘的“科学”思维束缚,公开、虔诚而自然地恢复祭天祀典的时候,中华民族的“一阳来复”就算正式到来了,来了就再也无人能阻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