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该用什么来“过冬”? ——写在霜降

气肃而凝,露结为霜。今天是二十四节气的霜降。


最近,一股寒流席卷中国经济。一时间,风声鹤唳,哀鸿遍野。万科甚至喊出了一个悲壮的口号:“活下去!”一场真正的“经济危机”似乎不期而会了。


这次“危机”来袭,可能不会真的有人饿死,但相信会有很多企业活不下去,很多地方政府也会度日如年。


近年流行两句话,一句是:“风口之上,母猪也能飞上天。”还有一句是:“潮水退后,才能看出谁在裸泳。”危机来了,能够坚持下来的,才是生命力最强的企业。地方政府有中央政府托底,可能不太容易破产,但日子过得好不好,总会有区别的。


优胜劣汰是天道,但未必就是残酷,因为夏去秋来也是自然。夏天的植物再茂盛,到了秋天风霜一打,也总是要落叶的。莲花池在夏天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到了秋天则是“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在孔子所作的排序中,“剥”卦之后是“复”卦,意思是夏天的繁盛剥尽之后,万物将迎来重生。荷花凋谢了,荷叶枯萎了,我们去剥开干枯的莲蓬,会发现一颗颗饱满的莲子。如果愿意去挖,淤泥下面还有一节节丰满的莲藕。原来,生命并不会因为夏天的过去而“活不下去”,它们只是换了个样子,换了个活法,把曾经舒展、妖娆的生命状态收敛起来,变成果实和种子,蛰伏一个冬天,来年春天重新生长绽放。


杜甫在《登高》诗里写秋天的景象:“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这两句严格对仗的颈联,上联中的“落木(落叶)”对仗下联中的“长江”。五行中“水生木“,诗人看到落叶的同时看到了江水,这是在述说世界循环不止、万物生生不息的道理。


枯叶落尽、繁华落幕以后,剩下的还有什么?


我们都吃过核桃,知道核桃的样子。核桃树结的果实就像小苹果,外面是厚厚的果肉。当核桃果成熟后掉落下来,果肉很快就腐烂,化成泥土,露出来的是核桃的种子,我们在市场上买到的核桃就是种子。把核桃壳小心剥开,就露出里面酥软的果仁。这是核桃的精华,我们吃的就是它的仁。仁,大致对应当代植物学中所说的胚,来年发芽生根,就是靠它。不止是核桃,我们吃的粮食,也都是种子里的“仁”。比如小麦,小麦原粮是种子,我们吃的时候都要进行加工,脱皮后叫麦仁,麦仁再粉碎就是面粉。


杜甫这位诗人的伟大,就在于他那大地般广阔深厚的胸怀之中,深藏着一颗仁心。有这颗仁心,才能掠过缤纷秋色,透过萧瑟悲秋,看到四季往复中的生生不息。


中华文化之所以五千年绵延不绝,曾经繁华,曾经离乱,也曾经屈辱,但是却一次次站起来、一次次复兴、一次比一次更强大,没有什么敌人可以真正征服我们。为什么呢?剥去史书记载的重重繁华,最根本的就是“仁“。


古人造出这个“仁”字的时候告诉我们:人者,仁也。仁,便是人的种种身份和华丽外衣被去除以后,所应该剩下的最本原的东西。没有了仁,人即不成其为人。


建国初的时候,新中国改造了一大批日本战犯。抚顺战犯管理所有一名政工人员教育一名日本高级战犯时说:“你们日本人从唐朝时就开始学习中国,后来自以为超过了中国,甚至以为日本才是中华文化的正统继承人。可是你们学到了中国的技艺,学到了中国文化中所有繁华的东西,但是你们却没有学到中国文化的精髓,那就是仁。所以,你们越发达,就越侵略,罪恶就越深重。”中国人用“以德报怨”的仁心,种下了中日友好种子,二十年后结出了中日邦交正常化。把战争恶魔改造成人,放眼世界,只有中国人做出过如此史无前例的壮举,这就是中国“仁”的力量。


种子有仁,仁是生命的精华。我们人和由人组成的企业也是有生命的,那么企业生命的精华是什么?当“经济危机”来临,当一段繁华落幕,我们能剩下来的是什么?是宝贵的现金、是一些金主客户、是忠诚精干的干部员工,还是一颗初心?


我认为,企业有优秀的企业文化,有坚强的核心竞争力、有过硬的拳头产品及核心技术,这些固然是企业的“核心”,但“核心”之内更应该有体现着人性光芒的“仁”。不管市场形势如何恶劣,市场竞争如何激烈,企业有了“仁”,就一定能渡过难关,守望明天。


也许有些同仁和同事会困惑,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企业和个人,好像并没有什么“仁”,可是却发了财,发展得也不错?能看到这样的现象,就应该去检查一下是不是“信”出了问题。


大地之德,厚在有“信”,所以可载万物,它是万物生长最根本的必要条件。


在夏天,茂密的植物覆盖着大地,使我们不大注意到大地的存在。深秋以后,叶落果熟,种子入土,粮食归仓,我们才看到大地原本的容颜。当然,不管你知与不知,大地都在那里。大地对植物的作用就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如果你种了秕种子和石子下去,肯定是什么也长不出来的,怨不得大地。一切都不会有例外,这就是大地的“信”。


对企业来说,政府就是企业的土壤和大地,是最应该讲“信”的。政府讲“信”的方式是营造公平、有序的合作竞争环境。如果有人可以不劳而获,那就是政府的“信”出了问题。当然,实际情况是,我们的政府从根本上是愿意讲信的,之所以有时候“失信”,往往是因为机制上的不畅通、不善于整合与运用信用资源等。虽非主观,但仍是问题,需要认真对待。比如投融资规划就是以“信”为核心,帮助政府统筹信用资源、指导区域全面发展的一种系统方法。


当然,“信”也是企业的生命之本。因为企业面对员工和客户的时候,企业就是他们的大地。企业不让员工和客户放心,就一定会失去他们


所以,当面临严峻的市场和经济形势,我们应该怎样做、做什么?那就要扪心自问,认真检讨,除去华丽外衣,我们还剩下什么?如果剩下的还有“仁”,还有“信”,那我们就不怕,坚信冬天过去春天来临的时候,我们依然能够重新发芽、生长、繁荣、茂盛。


让我们一起守护一个共同的“仁”,作为我们安全过冬的法宝。待到春天,不负大地母亲之“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