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不为江河,亦当做甘露 ——寒露时节体悟水的治理之道

2018这个国庆长假,适逢寒露之前。我到女儿工作所在的徐州度假,早晨起来看枝头和草叶上挂满晶莹的露珠,忍不住童心泛滥,在草地上走了一圈。脚上一阵阵的凉意使我很快意识到,鞋子被露水打湿了,心里不免有些不爽。可是扭头看到一匹马儿在草地上悠闲自在地撒欢儿,它的四只马蹄子也是湿的,但这显然并没有给它带来任何不悦。我看到了自己的局限性。


大自然是公平的,正所谓“天道无亲”。人类自从有了价值观,就开始与万物区分开来。价值观教我们向阳而生、向善而行,人才所以是人,才成为万物之灵长,宇宙之精灵。但同时,价值观也让我们排除了很多可能性,平白多了很多万物皆不能理解的烦恼:鞋子被打湿了,会烦恼;别人说句实话但不合自己心意,也会烦恼。大量的价值判断,让我们越来越远离天道,越来越不理解大自然。


古人说:“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人是按照自己的价值观在做,而“天”则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运转。“天”告诉我们世界运行的规律,那些规律不仅适用于自然,也同样适用于人类社会。但是今天的人类已经离大自然太远,经常看不懂,也搞不明白。


我过去看“水地比卦”就一直不理解:水在地上,怎么会无不覆盖,没有间隙呢?水的天性不就是往低处流吗?治国之道又如何能以治水喻之呢?如果以水德治国,岂不是低处的老百姓淹死、身居高位的诸侯渴死?这算哪门子公平?


看到了露珠,我才略有领悟:原来“水地比卦”中的水,也许更像是露水。水为露水的时候,它才无高无下,无贵无贱,无处不在。


孔子说:“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盛夏之水,高则为云,低则为雨,汇则成江河,聚则成湖海,大起大落,周天运行。深秋寒露之水,则是起于地汽,凝于地表,只是在区区方寸之间进行微小的循环。


如果用这两种水比喻人和社会,那就是国家用政权的力量推行贯彻政策、法律和意识形态,像盛夏江河之水,气势排山倒海但难免顾此失彼,甚至摧枯拉朽,泥沙俱下;而个人之间的互相交往和影响,则主要是耳濡目染,言传身教,推己及人,犹如露水,虽然缓慢微小,但无处不在,润物无声,常有江河不及之功。治国既离不了太阳对江河之水大开大合的调度,也离不开人与人之间露水一样的滋润。


《尚书》中说:“水曰润、下。”雨水和露水对万物不同方式的滋润,源于水性的两个特点:一是润,即扩散,向周边没有水或水分不足的地方去扩散,不论高下。用现代物理学的说法,水在微观尺度上因分子间引力而表现出张力,使水沿毛细管向四周扩散。此性属阳。二是下,即因重力作用而总是向下流动。其本质是收敛,属阴。“一阴一阳之谓道”,水的一阴一阳两个属性决定了“水利万物而不争,故几于道”。


国庆长假期间我们来到安阳羑里,重新温习了周文王的治国之道。文王是在纣王的迫害下,靠自身的德行,影响着周边的诸侯和百姓,把自己的德行推己及人的。商朝末期纣王的暴政对全天下都是一种灾难。按说覆巢之下,难有完卵,但再暴戾的政权,也无奈水何!一个想独善其身或有所作为的人,通过学习水的德行,就不但可能做到独善其身,还能做到荫及他人。周国就是这样做的,所以它能从西部边陲稳健崛起。


周国崛起缘于其水德。周王朝取得天下后便按照水德实行了分封制:周王居君位,通过各诸侯国对人民进行教化,水德由上而下荫及天下。周王的水德就像高山上的水库,水位越高,浇灌的土地越多。周朝的大一统是以水德治天下,既有太阳对江河湖海之“周”,即周王朝对各诸侯国资源和军队的统一政令调度,又有露水之“比”,即以身作则、推己及人、润物无声的德政。


而在各诸侯国之间及边疆各诸侯国与华夷接壤的各少数民族之间,则是互相影响的关系。每个诸侯国国君居小人位,每个诸侯国之间既有相互帮扶的义务和互相影响的可能,也存在一定的相互竞争和牵制关系。边疆各诸侯国在与少数民族不断打交道的过程中,或战或和,都免不了互相学习影响,往往走在制度创新和技术创新的前沿,影响深远的分封制发轫于周国,就与周国地处边陲的区位有必然联系。交往密切时,甚至发生民族融合,最终的结果是夷狄等各族均不断被华夏同化,王道传播范围和国家版图扩大。这叫“比而不周”。


每个诸侯国国君面对下级时,又处于君子位,对处小人位的下级则应该是“周而不比”。周王朝胸怀天下的宏大政治理想,就是通过这样一层一层的“周”和“比”,向以华夏为中心的天下传播,大周王朝的版图就是这样一步步扩散的结果。


“周而不比”和“比而不周”相辅相成地完成国家治理,离开哪个或单独强调哪个都是偏颇的。


我们在白露节气文章中使用六爻分析法对社会各阶层进行过分析,现在仍用此分析法来看国家政策对各级政府和社会各阶层的作用。政策下达时,各阶层都会有一阴一阳两种不同的反应,会出现所谓屁股决定脑袋的现象。坐在四爻位置的诸侯主动亲比*处于五爻位置的君王,就是一种实然和应然的统一。而如果坐在四爻位置上的诸侯不主动亲比君王,而是去亲比处于六爻位置的宗庙或处于初爻位置的庶民,则是应然和实然的背离。


处于三爻位置的大夫(相当于今天的县市级领导),应该亲比自己的上级,把自己的上级当作君王,学习他的德行,才是应然和实然的统一。但是这个位置上的人,也许是因为仿效不来上级的德行吧,往往有一种天高皇帝远的错觉,所以常常出现地方官热衷于当“土皇帝”、搞独立王国的不正常现象,具体表现是既不亲比上级,也不亲比左邻右舍,而是越级亲比,巴结朝中权贵,妄想朝中有人做大官。这种现象是实然和应然背离的一种情况。


国家政策制订的初衷,当然是期望地方各级官员和社会各阶层做到应然和实然的统一。一方面坐好君子位,坚守“居中得正”之德,充分、切实地贯彻政策精神。另一方面也要坐好小人位,找对亲比的对象,传达政策时既准确领会上级政策的精神,又充分地学习上级的“德”,处理好自己辖区内的事情及与其他管理者之间的合作竞争关系。


其中,“居中而得正”之德是是良好执行的关键。


中国现代史上,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形式上完成了国家统一,实际上嫡系杂牌分得很清楚,杂牌总在前面当炮灰,嫡系总在后面捡功劳。待遇不公平,各路军阀自然不服。所以,蒋名曰“中正”,实际常常做不到真正的“中正”。蒋不能做到“中正”的原因,是因为他本身就是军阀。所谓军阀,就是军人专政,岂能“中正”?所以,各路军阀本身自然也不能做到“居中得正”。中央和地方均不能做到“居中而得正”,应然和实然背离,正是民国时期中国不能实现真正统一的根本原因。


露水无孔不入,无处不在,但露水对土地的滋养是有限的。它取之于大地,用之于大地,大地似乎并没有得到多余的水分。如果把雨水比做现代经济学中所说的做大增量的话,那么露水就可以比做盘活存量、分配好增量。存量分配得公平,有时候恰恰是做大增量的前提。


“水利万物而不争,故几于道。”寒露这个节气提醒我们:学习水的德行,不仅要学江河湖海之水的博大和卑下,也要学习露水的无高无下,无处不在,无贵无贱,润物无声,用自己的甘甜滋润身边的每一个人。



*亲比:亲近依附。《诗·唐风·羔裘》“自我人居居”毛 传:“居居,怀恶不相亲比之貌。”宋 王禹偁《汉武帝用宦者典尚书议》:“歷观往古有国之君,亲比于宦人者,鲜不乱於邦家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