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柔进之道 ——白露有感

秋至白露,天高气爽,大雁南飞。中国人对节气的变化和候鸟一样敏感,并擅长进行诗意表达。这是一种天然的文化,自然而然,近乎本能。


根据《易经》,白露对应火地晋卦,火(太阳)在地上,太阳普照大地之象。孔子解释说:“晋者,进也。”

在秋天这个季节、白露这个节气,为什么要“晋”,向哪里“进“呢?


白露节气,大雁南飞避寒,可见大雁之”晋”是向阳而进、向“乾“而进。


周公给晋卦的卦辞是:“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这里“康侯”的一种解释是:即卫康侯,成王之叔,封侯前称康叔。据《尚书》记载,康叔平定三监之乱有功,当时正代成王摄政的周公把殷的一部分遗民分封给康叔,封其为卫康侯和卫国第一代国君,同时赏赐很多财物。康侯加封晋侯,从卦象上看,有雷天大壮之象。作为一个大功臣,康侯如果此时再继续采取阳刚猛进的态势,难免迅速迎来夬卦和乾卦,盛极而衰。老子曰:“物壮则老,是谓不道,不道早已。”


周公深知康侯年少,封侯对其而言除了荣耀以外,更是危险。于是就给康侯先后连下《康诰》《酒诰》和《梓材》三道诏书,告诫他要“克明德”以“作新民”,汲取商亡的教训,牢记酒和女人是治乱之源。


康侯很好地听取了诏书的告诫,没有坐享其成,居功自傲,而是广行德政。他把财物全都用于卫国发展,卫国被康侯治理得很好,再立新功。后来成王把康侯提拔为大司寇,掌管军队和司法等事务。


孔子曾为六十四卦作过重新排序,关于这个排序其中的道理是什么,孔子没有留下什么线索,这让我常常为之困惑,也常因千虑之后偶有所得而为之兴奋。在孔子的排序中,晋卦排在大壮卦之后。根据他在《序卦传》中说的“物不可终壮,故受之以晋。晋者,进也”,以及在彖词中解释晋卦说的“柔进而上行”,结合《尚书》记载的康侯建功获封以后的所作所为,我看到了一个“柔进上行”的典范,因此对晋卦似有所悟。


老子说:“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万物均按自然之道运行,到了大壮卦,很快就发展到大有卦、夬卦、乾卦,称为一阴生。而人不一样,人年复一年地经历和感受四季变化,感悟到物壮则老的道理,所以当人到了大壮之时,就要有意识地抑制过快的发展势头,转换一种以退为进的进取方式,以避免或延迟大起大落、盛极而衰的到来。


进的目标是向上(阳),即由观卦到晋卦。观卦的错卦是大壮卦,两者是手心手背、一体两面的关系,因此观卦进,就是大壮卦退。


德进行退,进退之道。能从大壮卦退回是一种品德。大壮卦的卦象是雷在天上,其势威且健,此势如不加以节制,极易招致危险及祸端。康侯征战立功受封赏之后,转而止战、散财、耕作,可谓激流勇退,所以称为刚退。康侯勇退,为万民所需,是从大壮卦退回需卦。


水天需卦的卦象是水在天上,为万物所需,滋养万物之象。周公对康侯的告诫和康侯的克己自制就是由雷天大壮卦及时退到了水天需卦,促进了卫国繁荣,康侯本人得以晋升,这是一种以退为进的“柔进”。


西汉张骞通西域,历十三年艰辛而不辱使命,被汉武帝封为博望侯。其后在随霍去病大军进击匈奴的行动中带队迷路贻误军机,又被贬为庶民。匈奴势力被遏制以后,张骞以中郎将之职再次出使西域,得以建立圆满功业。张骞的两起一落其实是一个成长过程,是汉武帝对其擅外交不擅带兵的明察和量材使用,是高明的御人之道,用暂时的贬谪以退为进,助其柔进。


今天的政府要有效地实现对国家和地方的治理,就要想办法让市场更好地发挥作用,尽量避免与民争利、干扰市场。这样看起来是放了手,退了后,却恰恰是“万民所需”,对经济繁荣是有助益的。


今天很多人关注中美贸易战,会更加关注美国的动向。其实,中国的命运如何,主要取决于自身内部。我们应该既保持战略定力,又正视自身问题,“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我国综合国力正蒸蒸日上、蓬勃发展,呈刚健进取之势,堪当大壮。此时我国各阶层都应当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状态及其可能带来的危险,运用中国人特有的智慧,以退为进,转入柔进上行态势。


正确认识中国各阶层的特点,是明确其各自角色、分工,促进中国全社会合作的关键。用晋卦六爻看,中国社会各阶层在此形势下的各自角色和任务就比较清楚了。


上九,晋其角。


此爻在古代指宗庙、祖先和国师,即信仰层面,今天可代表国家战略、意识形态和共同信仰。“阳刚不可为物先,上九刚进之极,纯以刚用事,而略无宽和之意,为晋其角之象。”如果战略过刚,穷兵黩武,反而可能割城失地,一夜回到解放前。


中国迅速崛起,举世公认,但离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远大目标还任重道远。目前我国社会风气还过于浮躁,国民素质还不够高,在国际社会中表现得过于抢眼和高调,与中国实际发展水平不相符不说,对外也容易招惹是非,对内则容易助长骄躁情绪。美国挑起贸易战,我国不少民众反应过激,“鹰派”言论不绝于耳,这些显然都有害无益。而中央的反应则相当理性,大政方针政策保持稳定,诸项大事有条不紊进行,内部问题正在耐心解决,表现出很强的战略定力。


六五,失得勿恤。


此爻在古代指君王、朝廷,今天指国家领导人。“不期其效而效益宏,上以大公感,下以大顺应(上离下坤),吉无不利也。“处于这个位置的人,不要患得患失,天下之治,以有心致之,皆属小补之功。


政权主体的主要任务是制定正确的战略方针并有效推动实施。战略方针能否被很好地贯彻执行,关键在于执行者能否做到无私无欲。无私无欲才能不被各种具体的利益所干扰。以产业政策为例,国家鼓励战略新兴产业是没有问题的,经是好经,但是为什么一念就歪呢?地方报上来的项目,很多是经过精心包装专门用来套取政策红利的,多年来产业中已经形成了一个靠套补贴,吃政策饭的利益集团。而能真正形成生产力的原创自主创新项目,却大部分没有机会通过鉴定和评审,得到政策支持。究其根本是产业政策执行环节没有一套完整合理的做法,还存在标准过于具体、甄别方法机制不合理等问题。“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有心”所至,就会变成地方和企业“跑部前进”的目标,而这些夹杂过多私利的“目标”和国家战略目标往往相去甚远,甚至背道而驰。


九四,晋如鼫鼠。


四爻在古代指公卿、诸侯、地方大员,今天可指省级干部。此爻阳居阴位,在此位置有贪图权位、留恋时势之象,因此周公提醒此位之人要像鼫鼠一样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如刚猛上进,则可能招致严重危机。


古人常说鼫鼠性胆小,有多种能力而无一技之长,一般被当作贬义比喻使用,但这种特点放在公卿、诸侯、地方大员上也许反倒是一种优秀的品格。


现今的省级干部在职能和立场上更接近于中央,“省”这一级行政建制在历史上就是由中书省的派出机构“行中书省”固定下来的,今天的省委书记也大多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因此,省级领导干部不但事实上已经脱离地方具体事务和生产经营,也应当自觉避免以专家、专业和区域视角看省域发展问题,决策要谨慎,了解情况、布置工作要全面,要注重协调和均衡。


六三,公允,悔亡。


此爻在古代指州、府等中级官员。今天可指地厅级中层干部。这个层次的领导干部,是升迁难度大,向上面临几十比一的晋升竞争,向下和基层已经拉开距离。所以,这也是一种责任大而相对危险的岗位,如果丧失理想,目标不清,脱离群众,缺乏自制力,就很容易被腐败势力拉拢而落马。这个层次的领导干部要干得好也不难,关键在于行得正、做实事,与基层和群众同心同德,取得他们的大力支持。


六二,晋如愁如。


“晋如愁如,受其介福,于其王母。”此爻是居中得正之位,在古代一般指县级官吏及士绅阶层;在当代则大致指相当于县、乡镇领导干部及村干部、乡贤、知识分子等,即基层政权和自治社会。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阶层,其重要性除了因其数量庞大以外,其肩负的重要使命——自觉传承中华传统文化、传播先进思想、贯彻中央精神、承上启下联系领导阶级和人民群众、使庞大的国家治理体系能够及时了解到人民群众的真实诉求。


这个阶层也最容易出现问题:如基层干部素质整体不高、对中央政策和国家法律理解水平不高、执行政策偏差往往过大,甚至存在基层干部变成“土皇帝”、村霸当道、基层政权不能代表人民群众等现象。


这一现状的根本原因是:一是文化政策上的失误。由于相对忽视文化教育和文化传承,文化阵地丢失过多,我国传统文化和优良传统受外来冲击严重,西方文化借我对外开放之机以文化贸易为幌子全面入侵,导致国内拜金主义、利己主义盛行。二是社会组织上的失误。近现代革命和人民公社运动彻底摧毁了传统的宗法体系,传统士绅作为一种身份基本消失,作为一个阶层也整体瓦解,代之以人民公社、合作社、生产队等集体合作组织;包产到户则又解散了大小集体和各级合作组织,而新的合作组织(尤其是农村的合作组织)则没有建立发展起来,于是基层组织崩溃,基层政权真空化。


因此可以说,对这一阶层的教育、改造和体制机制创新,是中国文化自信复苏和中国真正崛起的关键,是我国当前和相当长一个阶段内深化改革任务的重中之重。


建议国家大力弘扬复兴传统文化,重建国民文化自信,培育与泱泱中华大国气象相称的新时代高素质国民,重塑一个擅长合作、精诚团结的城乡社会。


在农村,要把农民重新组织起来,建设既深入了解人民群众疾苦和真实诉求,又擅长上情下达、下情上达的健康有力的基层政权和自治组织;创新发展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合作组织,鼓励出身于乡镇农村的城市资本和民营企业返乡再次创业,在避免资本绑架农民的前提下,促使现代企业组织管理经验和先进科学技术与传统文化有效结合,改变中国农业组织发展长期滞后的局面。


在城市,要对知识分子阶层进行改造,打破坐而论道、闭门造车、言必谈西方却很少真正了解国情和人民群众诉求的学院派知识分子垄断话语权的局面,提高企业生产经营一线和基层社会的实干型知识分子在学术界及社会上的地位,尤其是要注重培养一大批自觉传承传统文化、能够知行合一有中国特色的新型文化阶层。


初六,晋如摧如。


此爻在古代指庶民,今天称为人民群众。这句爻词是讲处于庶民位置的人应该如何自处。孔子说:“独行正也,裕无咎,未受命也。”意思是,人处于这个位置时是没有受命于君的,一切行为都围绕自己和家人没有问题,独善其身就是对国家最大的支持。处于其上位的人不要对庶民有过多要求,正其位很重要。就当前正在进行的中美贸易战来说,中国老百姓埋头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各自管理好自己、家人和企业,就是最大的爱国。


中国这样一个长期持续快速发展的大国,就像一列飞驰的火车,速度越快,就越是考验列车自身的牢固程度和平衡性,一个关键是适当的时候要能主动慢下来,另一个关键是要在行驶过程中不断检查并解决自身问题。


“治大国若烹小鲜,乱世重典非常用之法。”中国历史延绵五千年,早已形成了独特的发展节奏和治世哲学,中国老百姓也与王道形成了独有的默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掘井而饮,耕田为食,帝力与我何有哉”?如果世界人民皆能如此,哪里需要什么超级帝国来当“救世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