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雁南飞,东风西渐 ——立秋随想

今年(戊戌年)的三伏天有四十天之长,尤其闷热,几乎天天“洗桑拿”。今年立秋是六月廿六亥时,接近中伏正中,也就是说立秋之后还有将近一半的三伏天要捱。但立秋一到,感觉灵敏的人一定会感受到一丝凉意如期而至。天地之信,从来毫厘不爽。


但即使是感觉最灵敏的人,对天气变化的敏感也远不如候鸟。立秋一到,候鸟们便开始为一年一度的迁徙作准备了。最有名的候鸟之一——大雁,就要开始准备南飞避寒了。


大雁被称之为候鸟,是因为它们整个群体的习性与四季物候紧密配合:春天,小雁会被准时孵化;夏天,小雁茁壮成长;夏秋之交,刻苦训练学习高飞;深秋,展翅南飞,远征万里,到南方越冬;次年春天,又回到北方的故乡。这自然而然的天伦惬意,正是自然和天道的美妙契合。


大雁不仅因四季而变化,还随着物候而变化。一年有二十四节气,一个节气分三候,则一年共有七十二候。立秋到了,雁爸爸和雁妈妈知道,不能让孩子们在水里总是瞎玩了,该学习高飞的本领了。高飞是大雁维系种族生存延续的看家本领,是万万不可荒废的。几千公里的南飞可不是闹着玩的,这是一次考验生理极限的远征。


严苛的训练开始了。老雁训练小雁是有严格渐进步骤的,中国古人对这些步骤作了很详细的记录,都写在《周易·渐卦》里。文王把卦名取为“渐”,就是“渐进”的意思。


从立秋到白露,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期间物候会经历六次大的变换,小雁们也通过六个步骤,一步步走向成熟,最终完成飞行训练。


第一步,“鸿渐于干”


鸿就是雁,干就是岸边。老雁把小雁带到岸边,让小雁从岸上向水里飞翔。小雁生在水里、长在水里,最不怕的就是水,所以从岸上往水里飞是最容易的初级训练。小雁天不怕地不怕,还有些调皮捣蛋,时不时顶嘴发牢骚(“小子厉,有言,无咎”),但最后发现姜还是老的辣,最终心服口服继续受训,因此没有出现大的麻烦。


第二步,“鸿渐于磐”


磐是磐石的意思,指水中央高大的巨石。经历了从岸边向水里的初级飞行训练之后,雁爸爸和雁妈妈要把小雁带到更高的石头上,下面就是深水急流,难度提升了一级。曾经顶嘴失败的小雁,这次就变乖了,每个动作都完成得很漂亮,因此得到爸爸妈妈的食物奖励,小雁很高兴(“饮食衎衎,吉。”)


第三步,“鸿渐于陆”


这里的“陆“是指高山。小雁被带到高山上,从高山上往下飞,这难度已经接近当今人类玩的滑翔运动了,是十足的极限运动。飞不好掉到水里还好说,要掉不到水里可就危险了。雁爸爸和雁妈妈现身说法,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小雁:没有父母的合作,就生不出小雁(“夫征不复,妇孕不育,凶。”)。所以要学会合作,要依靠集体的力量,单打独斗是做不来大事的。小雁们开始学习雁阵飞行。


第四步,“鸿渐于木”


此木是山上的树木。雁是有蹼的水鸟,不能像其他鸟那样用脚趾抓住树枝,雁在树枝上站立都是困难的,更何况还要在这里降落、从这里起飞。这就需要在森林中寻找一个粗大且平整的树枝,而这并不容易。这是一种寻找立足之地本领的判断力训练。“或得其桷,无咎。”


第五步,“鸿渐于陵”


“陵”是指比“陆”更高的山。小雁被带到高高的山顶上往下看,一座座曾经熟悉的小山变得如此渺小,山上无数曾经熟悉的树木变成了浩瀚的林海。小雁即将飞越群山和林海,飞上蓝天。它们面临的最后一道障碍是内心的最后一点恐惧。雁爸爸和雁妈妈毫不留情地告诉孩子:如果不能完成这一次的飞跃,这样的训练就要延长三年,三年内不能恋爱结婚(“妇三岁不孕,终莫之胜,吉”)。对爱情和自由的向往,父母的铁面逼迫,变成了强大的动力,小雁们终于突破了最后的恐惧,完成了从高山起飞的关键一跃。


第六步,“鸿渐于陆”


这里的“陆”,指“天路”或“云路”。小雁开始在高空和云端进行飞行训练,经过每五天一轮的高空飞行训练,小雁已经完全掌握了飞行技术,直冲云霄。这时人们开始仰望小雁了,就连她的羽毛也都被当作珍贵的物品,拿着小雁的羽毛就有一种要飞的仪式感了(“其羽可用为仪,吉”)。


整个训练计划如此严密,但老雁却完全不需要看日历和钟表,它们只靠五天一候的节奏就可以了。就这样,小雁在老雁的带领下,完成了六五三十天的艰苦训练,在白露之日展翅南飞。


当代解读《周易·渐卦》的书籍和文章,充斥着太多人文的思想,而很难看到对自然的理解。我认为用自然解释渐卦可能更接近卦辞的本意,也更容易把握住纷繁变化中的永恒不变性。因为《周易》本从自然中来,在文王时代开始推及人文,但仍不脱离自然这个本源,这是这部巨著能够成为永恒经典的关键。


渐卦的六爻详细描写的小雁学飞的六个步骤和渐进发展的过程都是自然现象和自然规律,可是我们明明知道,《周易》并不是单纯讲自然科学的书,更不是动物学的书,它一定是在揭示某种更为深刻、更具有普遍性的真理。那么渐卦到底是想说些什么呢?


文王和周公给渐卦的卦辞是“渐,女归,吉,利贞。”这里的“女归”,传统的《周易》解读几乎都会和女子婚姻相关,虽然不能说不对,但毕竟是人文过多,离自然太远。如果少一些人文的解释,坚持道法自然,该如何诠释呢?


从伏羲六十四卦方圆图可以看到,渐卦处于伏羲六十四卦图中右半部分,从右上到右再到右下,是一个阴能不断增长、阳能不断后退的过程。经历过阳能逃遁的遁卦之后,进入一个阴能不断进取的阶段。因此渐卦在总体上是阴能不断渐进、对阴类事物有利的阶段。“女归,吉,利贞。”这里“女归”意思是阴(隐性事物或能量)开始回归到主导位置,大势上对阴是有利的,但前提是阴要“利贞”,即守正道。


用渐卦看当今世界形势,美国作为世界霸主已经过了如日中天的时候,而中国则正在复兴,重新领导世界是早晚的事。事关世界领导权的易主,这个此消彼长的过程注定不可能风平浪静,中美贸易战就是这个过程中的一个必然步骤。


很多人看中美贸易战看得一头雾水,特朗普的狡诈多变很是唬住了一些人,有人说他翻脸比翻书还快,有人则认为他牌多技炫。这不,美国又突然宣布与欧盟订立零关税自由贸易协定。于是,很多网友吓坏了,说西方不要我们了,不带我们玩了,这可咋办?其实看懂了特朗普的门道就会放心了:特朗普一直在高关税和零关税两端作选择,把高关税当作打击敌人的武器,把零关税作为交友示好、拉拢盟友的贿赂。这是典型的西方式“非此即彼”极端思维,不会有一个稳定的平衡态,注定要不停地两端摇摆。


高关税和零关税都不是正道,都并不符合特朗普代表的多数美国人的利益。美国人要有自己的稳定工作,就要根据本国的比较优势在世界分工体系中找到适合自己的分工,并用一定的关税制度确定下来。在殖民主义时代,各国主要用自然地理疆界确定分工界限,而在WTO体系下的当今世界,关税则是各国维护对自己有利的产业分工和最大利益所必须依赖的更重要的制度工具,决不是可有可无那么简单。


高手过招,比的是心如止水;大国斗法,拼的是战略定力。那么,谁能坚持到最后呢?只能是坚守(至少是更接近)正道的那一方。偏离正道的一方,再怎么懂得战略定力定胜负的道理,也注定是坚持不住的。就像一列出轨的火车,想努力平稳地走一条出了轨的“邪路”,有可能吗?只要中国坚守正道不变,美国越是变来变去,我们反倒越不用担心。到时候,逃遁就已经是它最好的结局了。


特朗普把高关税和零关税两张牌舞得让人眼花缭乱,似乎有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其实不过是卖表演骗选票的花架子,不可能解决根本问题。等三年表演结束,美国老百姓观看完特朗普的酷炫表演之后发现上当受骗,爱国热情只落得一地鸡毛,即使特朗普彼时已经连任得逞,那美国人民也一定会要求他回到务实的道路上来,认真解决根本的实际问题。那时,中美合作新的曙光才会显现出来。


我们用渐卦六爻对中美贸易战接下来三年的战局再作进一步具体预测:


明年(己亥年),可能是中国的“妇孕不育”之年,即在应对美国挑起的贸易战中有所作为,但没有最终的战略成果;而美国相应地会有战争之相,但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后年(庚子年),中国可能面临较大风险,“或得其桷,无咎。”在看不到希望的情况下找到了机会。这是中国致胜的关键一年。


大后年(辛丑年),中美各自调动盟友和代理人进行的斗争都没有取得实质性成果,双方不得已还是回到直接谈判桌上来,开始正视问题,开启新的合作。因此,渐卦九五爻说:“妇三岁不孕,终莫之胜,吉。”


所有伟大的文明都有一个伟大的源头,每当这个文明的发展遇到困难,它们都会掀起复古运动,找回初心,获得新生。西方的文艺复兴倡导以人为本,接着创造了工业时代和现代文明,独领风骚数百年。那么中国文化的复兴应回到哪里呢?


我认为,应回到道法自然。


中国文化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尤其是两宋以后,人文越来越发达,使中国文化离天道和自然越来越远。脱离了道的纯人文解读给中国文化造成了误读。中国文化复兴,必然要先回到《周易》这个大道之源,回到对《周易》的自然解读,让源头的活水重新自然流淌,去滋养现代人类赖以生存却已干涸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