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夏和立大

昨天青年节,今天是立夏。历史上的今天,中国一代有志青年掀起的轰轰烈烈的“五四”运动正如火如荼地进行。《尔雅》:“夏者,大也。”从今天开始,万物开始茂盛,世界渐渐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这是由小变大的开始。我相信历史把这两个日子联系在一起绝非纯属巧合。


立夏,就是立大,就是立大人。古人不太讲“做”大,而多讲“立”大,认为“大”是慢慢“立”起来、慢慢“长”起来的。因此在立夏时节,讲讲立大、立人和大人如何安身立命。


立大


现代人追求做“大”,但是对如何做“大”不甚关心。做大的途径不对,则可能事做大了,人却做小了,变丑了,变臭了,变病了,变枯萎了。


确实,自古以来很多人谈“大”都离不开名、利二字。当官的追求权力,其根本目的非名即利,或名利双收。以名利双收为大,以名利双收为时尚,以名利双收为天经地义,这便是我们现代人所面对的价值观。


近年国家开始加大反腐力度,大批贪官身败名裂,权、名、利都输得精光,党和国家用党纪国法教育了他们什么钱该挣、什么钱不该挣。不该挣的钱挣了,是一种耻辱,要用自己的政治生命甚至性命去偿还。就如孔子所说:“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


也有很多当代中国人明白“本立而道生”,这无疑是难能可贵的。但有些人认识走偏,把这句话理解成“本立则必然道生”,那也是不对的。


“本立”了,就什么都有了吗?其实还有一个整体大环境的问题。如果你仅仅是自己的本立了,但你周边的大环境还没有立好,“本立”也未必能得到好的发展,还有一个外在的因缘问题。


孔子说:“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这一点现代人一般一时可能难以理解。那么我们就慢慢看看这名利二字背后到底是什么。


我刚开始理解“本立而道生”这句话时认为:做事情的时候,要抓住大根大本,大根大本立住了,其他就都是自然而然的事。


可是在面对现实的时候,明显常常有一种无力感:我本人可以抵抗住诱惑,但是我所用的人尤其是管理关系上离我比较远的很多基层人员,怎样让他们也抵制住诱惑,常常让我很头疼,不得不采取西方管理中利诱和围追堵截的做法。


因此,当时的我实际上对树立中国文化自信还是很困惑的。


名,在佛法中称“名相”。所谓“相”,即诸法之空相,而并非诸法本体。很多现代人为名相所左右,尤其最难抗拒的就是资本。资本市场是名利场,资本让现代人对“大”的理解进入了误区。我也曾为此而困惑。


我问老师:“我们都讲要在本源上做事,可是现在很多人,借助资本的力量,把别人辛勤培育起来的小苗据为己有,这种掠夺式的经营就不是大根大本,可是他们活得比那些在根本上做事的人感觉还好,为什么呢?”


老师说“那是你的感觉,你如何知道他们不羡慕你呢?人不能这山望着那山高,现代人都会说,但是做不到就说明没有变成自己的智慧。”


“是啊,最近几年社会上成立了很多基金公司,人跟走马灯似的在你眼前晃,工作人员每天都在出差看项目,满口一般人听不明白的金融概念,似乎高大上得很。


可是三五个月下来,大多数人的结果是好项目捞不到,赖项目不敢接,找了很大的领导,与下面人也打了招呼,下面的接待那是真的热情啊,可是拿到手里的项目却都是鸡肋。多数人坚持不了一年,大多数半年左右没啥成绩就走人了。“


老师又问我,“你看那些培养小苗的人过得怎样啊?”我就回答说:“借助资本力量的小苗,有些得到很好的发展,有些也没有很好的发展。当然,能否得到好的发展,关键还在自己。”


“那么是不是得不到资本的支持就难以发展呢?”我说,“也不见得,资本都是选择好的企业,不好的企业资本也看不上。但是,好的企业不见得都愿意接受外来资本的注入,比如坚持不上市的著名企业就有华为、贵阳老干妈等。我感觉到资本就是一种掠夺式经营。”


“既然对资本的本性有了理解,还有什么困惑呢?”老师问。


我说:“我理解了资本的本性,可是让更多的人理解还是有困难的,多数人是经不起资本营造的假象所诱惑的。现在的中国人缺乏文化自信是个普遍问题。”


老师:“既然什么都明白,就不要着急,中国文化的基因在每个人的骨子里都有,只是有些人觉醒得早,有些人觉醒得晚。现在有些人已经开始苏醒,你对人才的那点需求,只要用好那些觉醒比较早的一批人,人才的供给根本就不是问题。至于全民的文化自信,自有人来管。你看最近这五年的变化,不是变得越来越好吗?”


说到这里,老师有些严肃起来:“我们中国文化学人,就应该从自身做起,用自己的力量去带动和感召一批人。”


说完这些之后,老师还给了我一些比较明确的建议:“你说的资本我不懂,更不知道他们具体是怎么玩的,但是有一条我们应该能够清晰地看到,这是谁也躲不过去的逻辑,那就是:好的资本方一定是共赢的,不能太贪的。那些辛辛苦苦在根本上做事的人,如果不借助资本力量也能够得到好的发展,那么借助资本之后,也一定会得到更好的发展才对,这才是资本方能够得到回报的原因。如果那些养育小苗的人得不到该得的那一份,未来资本方也不会有好的收益,成熟的资本方一定懂得这个理。”


听了老师这席话,我坚信了一个道理:凡事从根本做起,在浮躁的现代社会仍是正确的选择。


最近我们引进了一位人才,他进一步帮我强化了认知。这位同事在咨询行业浸润多年,后来在资本市场上摸爬滚打了一些年。


他说:“我花了五六年时间,才把资本市场看透:资本市场的风光只是一个宏观现象,真正落实到微观,落实到其中的每个从业者,其实都和其他行业一样,没什么大的区别,自己干自己的专业,挣自己该挣的钱。


通过几年的折腾,我明白了做事从根本出发的道理,我现在可以更踏踏实实地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了。这个社会制造了很多幻想,我过去没看明白,所以走了一些弯路,现在终于看明白了。”


其实目前整个社会的浮躁,不全是资本的诱导造成的,大家对资本的误解也是重要原因,包括很多资本方在内。


现在优秀的人才都在往资本市场里钻,都感觉到靠资本来钱快,名利双收。资本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助推小苗成长的作用,资本把一些单个力量很难实现的想法实现了,这是资本的价值所在。


可是我们现在把资本的作用过度夸大了,甚至本末倒置,做事不从根上做,而从结果倒推,以融资为根本目的,如何做则一步步倒推。正确的事情有这样的做法吗?这好比走路不好好走,偏要倒着走,还想走得正、走得快,岂有不跌倒的道理?这导致了绝大多数按照这种玩法操作的企业陷入困境,毕竟得到资本青睐的太少了。这是一种集体无意识的贪婪,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行为。


相信这种问题会有人管的,也许就在不久后。


立大人


前面说过,立夏就是立大,就是立大人。那么什么是大人?按照《周易》的解释,我们在现实世界中已经很难找到这种真正意义上的大人了。《周易》:“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


在中国文字中,“大”字象两条腿叉开、正面直立的一个人形。中国人讲天人合一,其实“天”字和“人”字本来就很像。天者,颠也。从“天”字中能看出,所谓天,就是大人的头顶顶着的东西,头顶上就是天。这个能把天顶在头顶上的人,能够天人合一的人,就是大人。


与大人相对应的是“小人”,小人就是普通人。我们普通人头顶上可能不是天,那是因为我们比较小,我们活在天底下,而天高高在上,离我们太远了。所以,我们普通人都对天心怀恐惧,因恐惧而敬畏,因敬畏而崇拜。中国人自古就有对天的崇拜,称天为“老天爷“,遇到问题时下意识往往会喊“老天爷”,相当于西方经常说的“My god!”这种传统已经化入我们的心灵深处。


“大人“是不是神一样的存在呢?其实也没有那么玄奥,“合于道”者就是大人。也许你身边就有大人,但是如果你太小,那你就可能有眼不识泰山,近在眼前也不认得。比如一个妻子整天想把他的老公改造成一个理想中的大丈夫,其实没准她老公本来就是一个真正顶天立地的”大人“呢!


再看一些历史人物,比如汉高祖刘邦,就是一个活在天人之际的”大人“,却长期遭到不应有的误解,被说成流氓皇帝。


站在普通人的角度来看他,他可以抛父弃子,似乎没有亲情。但如果用天的眼光来看刘邦,则结论可能完全相反。“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地无私无情,故而天长地久,不生不灭。


既然我们都不是“大人”,那么我们又该如何立这个“大人”呢?“大人“们是如何安身立命的呢?


大人如何安身立命


中国古人对“大人”有很多类似的称呼,如《黄帝内经》里有“真人”、“至人”、“圣人”、“贤人”等,儒家思想中也有“圣人”和“贤人”。


咱们作为普通人,圣贤做不来,至少做个君子吧,哪怕做“小人”,也至少做个“言必信,行必果”的“小人”吧!


前面所言的大人,与现在大家理解的大人物,显然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现在的人受西方文化影响,对事情多看结果而少问缘由,醉心于追逐名利,美其名曰“英雄不问出处,有钱不问来路”,以至常常以牺牲自己乃至周边人的健康和幸福去换取财富。


《大学》说:“不仁者以身发财,仁者以财发身。“仅仅发财最多让人成为“大人物”,再大也免不了和“物”放在一起评价,而永远成不了“大人”——“大写的人”。


有一次,我又有些纠结,这次是关于自身的安身立命与事业发展的关系。我问老师:“古人说治国是圣人的余事,这个道理能不能帮我解释一下,让我对这件事情有个更加真实和直观的感受?”


老师用手指指外面的大树,说:“你看到了吗?这颗树越高,越枝繁叶茂,他的影子就越大,受到影子滋养的人就越多。这个可容易理解?”


“您的意思是影子是树的名和利吗?”


“是的,现代人看到影子,看不到树,认为影子有用,树没用。所以现代人不种树,到乘凉的时候都去租或买影子,认为有钱能使鬼推磨。以为要多少影子都可以,可是现在种树的越来越少,租和买影子的越来越多,你自己看看,未来哪个会更有价值啊?”


“那当然是树啦,可是这样浅显的道理,为什么现在的人会看不到呢?”


“不是看不到,是视而不见。这不是眼睛出了问题,眼睛是看到了,可是由于价值观出了问题,处理这件事情的大脑就不会去把大树当作重要事情去处理,所以只是看到了大树的用。支配你行为的,不是你的眼睛和耳朵,而是你的大脑。”


我有些明白了,大树越高大,就说明可以让更多的人得到他的恩惠,就像圣人,圣人就像这大树,圣人努力把自己长大高大,圣人把自己做好了,荫及了多少人是个自然的结果。


圣人就是要把自己做好。名和利只是我们自身的影子,自己做得好不好,才是关键。这就是自立,这就是立人的根本。


《说文》曰:”夏,中国*之人也。”作为一个中国人,做人当常思“立大”,就是要全心全意地做一个真正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人真正的成功,其含义便是如此。至于名利,如影随形。树长大了,还愁影子小吗?


最近中美贸易战激战正酣,有人激愤,有人担忧。


其实,如果世界了解中国人就会知道,中国能不能崛起,完全取决于自己。近现代的中国,经过血与火的洗礼和向西方学习,已经度过了五千年之未有过的危机,实现了民族自立。


今天的中国,一旦文化自信全面苏醒,她就将以自己特有的方式实现和平崛起,这种依靠内在动力而非对外掠夺的崛起之路,在西方列强中从来没有过,所以他们无法理解,所以他们试图螳臂当车。但中国人自己应该坚信,中国的崛起是必然的,谁阻拦也没有用!



*《说文》时代的“中国”,所指大致为今天的中原地区。本文此处忽略古今地理上的差异,而视文化概念中的“中国”一脉相承,不加刻意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