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的人本意义


清明节不是“鬼节”,而是“人节”。



《左传》:“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清明是最重要的祭祀日,每家每户都要在这天祭祖。为什么要祭祖呢?这是中国对祖宗的信仰方式,它的实质是对自身生命来源和家族历史的追溯。从这个意义上,清明节对重塑中国人的信仰、实现中国文化的复兴极其重要。


中国人安土重迁,迫不得已迁徙时,必带祖宗牌位。1938年黄河花园口决堤,河南一普通农家深夜被黄河水淹没,房倒屋塌,幸得新四军划船营救,全家逃命的紧急时刻,除了人以外,老祖母要抢救的东西首先是祖宗牌位,其次是能拿的一些粮食,再次是文书(契约),其余则一律被黄水吞没。


那时候的中国人,面临突如其来的大难,仍然是镇定而宁静的。因为有祖宗在,哪里都可以是家。中原是大部分中国人的根亲祖地,中国人不管是南渡者还是北溯者,不管到了哪里,之所以还是中国人,就是因为有这种坚韧的祖宗信仰。


得益于祭祀,中国人是世界罕见的一个整体历史素养极高的民族。中国人的历史,是中国人用数千年不断的祭祀书写下来的。一个普通中国人的历史感,不是靠诵读《史记》,而是靠身体力行的祭祀,靠戏曲的滋养。哪怕他是一个生于蛮荒之地的当代中国人,只要坚持祭祀,这种历史感就不会断根。国际社会上说,世界上最难同化的民族有两个:一是犹太人,一是中国人。不被同化的明显标志就是坚持过清明节和祭祀。


其实,当代的很多中国人已经因为中断了祭祀,而导致即使是在“幸福”的和平年代,依然有着数不清的困惑和焦虑。广州的嘉静同学在一篇微信文章《时节又清明》中写道:“……我感觉沒有安全感。哪里都可以是家,意味着哪里都不是家。”这是一个没有祭祀的当代中国家庭给女人带来的不安,也是一个苏醒的中国人的心声。


从我本人来看,我是一个先理入而后行入的人,意识过于强大,要做一件事,总要先搞到自己认为很清楚才肯行动。这一点在某些事上是优点,在某些更重要的事情来说,可能就是缺点。比如在祭祀上,我就需要向以嘉静为代表的女同学们好好学习。观察身边学习文化的同学中,女同学普遍比男同学转变快、行动力强,她们直观上觉得一件事情是对的,就义无反顾地投身其中。而男同学则往往纠结于逻辑,当我们还在那里推理分析的时候,女同学们在前面已经走很远了。


过去,每一个中国人都懂得家国天下,这是《大学》的逻辑,是农耕文明的逻辑: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那么,在昼夜颠倒、四季空调的现代社会,二十四节气还有什么意义吗?


中国一直是阴阳合历,而二十四节气便是合历中的阳历部分。二十四节气记录的是天地运转变化,这种变化必然影响人的心理。每个节气,人都会有相应的不同的心情。“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这是唐朝文学家杜牧在流放地过清明节时的感受。


中国人传统上崇尚天人合一。按照《易经》八卦,清明是对应的“火天大有”卦,卦象是上离卦下乾卦。什么是“火天大有”呢?很多现代人解释为是将获利极大。清明时节,万物刚开始生长,并非收获的季节,为什么说会获利极大呢?


古人说:“欲取天下,天下不可取;可取,身将先取。”用今天的话说,就是要取得成功,就要先战胜自己。所以,古人在清明时做的事情不只是单纯的祭祀,而是通过祭祖“反求诸己”。


鲁定公问孔子:“有没有一言可以兴邦?”孔子回答:“如果知道了为君之难的道理,不基本上就可以一言兴邦了吗?”此后的历代明君都懂得虚怀若谷、从善如流。


韩信之所以成为一个战无不胜的千古名将,归根结底是因为他对人的透彻了解,包括对兵的了解和对对手的了解。他最终落得个“狡兔死,走狗烹”的悲剧下场,则是因为他一直没有看透自己。


从如上意义上讲,“火天大有”说成获利极大也无不可,只不过这里的“利”不是物质利益,更多是意识和心识层面的利。


在企业已成为经济活动基本单位的当代,清明蕴含的中国文化精神有什么借鉴意义呢?它应该如何被践行呢?


许多现代管理者,总觉得工作出现问题是因为下属的毛病,总想着如何改变员工,而不想着改变自己。这样的做法就如射箭射不中靶子,不去训练自己的箭术,反而去调整靶子,那么离真正的目标岂不是越来越远?


清明节是普天同祭的日子。在中国人看来,祖先就是天地的具象的载体,我们在祖先面前回顾祖先的英明,检讨自己的不足,就是在与祖先感应,与天地感应,以自觉遵守天道。人之本源在祖先,祖先之本在上天。中国人的以人为本,从不单以“自己”为本,而是感天应人,固本培元。这难道不比西方的以人为本思想深刻得多吗?


能讲的中国文化,其实都只是知识;只有亲自去做了,才算真的有了点文化。大家都去做了,中国文化才算复兴。


清明到了,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不是知道介子推的典故和清明怎么来的,而是去春光明媚的田野里去看看安息的祖先,陪祖先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