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水节气谈“格物”

今年立春前,我单位主管营销的小张和我商量:能不能就二十四节气,站在中国传统文化的视角,写一系列对当代公共管理和企业管理有意义的文章,发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号上。我感觉这是一个相当棒的策划,是实实在在地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于是欣然应允。

想想自从有微信公众号以来,公众号上关于节气的文章就不少。这些文章要放在三四年以前看,感觉还是有点意思的,但最近再看这些东西,就发现重复越来越多,有新意的越来越少。然而,站在公共管理和企业管理视角对二十四节气解读的文章也许还没有吧,我就斗胆地做回抛砖引玉者,与大家讨论吧!

—— 李伟



雨水节气谈“格物”


转眼间又到了雨水节气。按照阴阳消长变化的规律,雨水这个节气,属于地天交泰的时候,对应易经中的“泰”卦。“泰”者通也,天地交泰、感而遂通的意思。

 

通常来看,天在上地在下是正常的自然现象,而在易经中,把天在下地在上作为通泰的解读。这是为什么呢?这是一个看似浅显实则很重要的问题,它代表了中国人传统上本有的思维方式——看问题撇开细枝末节,更重追本溯源。这个问题也许可与牛顿的著名问题“苹果为什么往下掉”有得一比。我感觉能问到这个问题的人,对中国文化起码已经有了一定了解和思考。

 

天在上,地在下,这是天地的表象,是天与地的显性特征。除了显性特征,天地还有隐性特征。我们中国人都听说过盘古开天地的故事,这个故事给我印象最深的情节是天升地降。静态地看,天升地降的结果是天在上,地在下。可是中国人看到是动态的趋势:天上地下已脱离混沌状态,成两两分离之相,而地在上、天在下为“泰”,天在上、地在下为“否”说的是变化,是动态。

 

雨水这个节气背后有这么一个理儿:天地不交则雨水不生,雨水不生则万物得不到滋养,这个世界将是一片荒芜,人类也不能独活。



现代气象科学也认为,降雨的形成一般都是冷干、暖湿两股气流交锋的结果。俗话说,春雨贵如油,春天的雨水节气来了,为什么雨水并不多甚至经常看不到雨呢?因为在中国文化中雨水节气反映的是天地两股气已经开始升降交通了,而不是指大量降雨的时候。天气开始具备降雨的条件了,那丰沛的降雨还会远吗?

 

那么作为管理者,在天地交泰之际该做些什么呢?

 

我认为,天地交泰对管理者最深刻的启示就是要感而遂通,感而遂通的能力就是格物。天地交泰,是天到了地之下,天阳在接了地气之后,才能感而遂通。古代的天子在春天都会亲自带领百官下田扶犁,播下希望的种子,为百官也为百姓作出表率,这叫“尊者卑之”。习大大每年春节都要亲自深入到基层百姓家里,嘘寒问暖,了解群众的生活,通过基层群众了解国家政策在执行中的偏差,发现各级领导干部执政理念和执政方法中可能出现的问题。

 

我在长期和政府打交道的过程中体会到,中国大部分政府领导干部都有很强的感通能力,体现在能够及时、准确地了解百姓疾苦,把握群众的真实需求。少数优秀的政治家还能认识到其背后的复杂矛盾,并有极强的整合能力去解决这些复杂矛盾。这是中国政治家相比西方政治家一个很突出的优点。

 

现代管理是基于简单致知——即微观和专业的致知的管理,所谓微观和专业的致知就是基于条块分割的知识的致知——而更接近本质的结论一定要超越微观和专业致知而达到宏观整体的格物。在宏观整体格物的基础上会产生新的致知,新的致知是对微观和专业的致知的升华,是更高维度上的致知。但如何感而遂通而后提升致知,目前是没有教科书总结的,也不是文字表达所能企及的,只能依靠政府领导干部和企业领导者自身的格物能力。具备这种能力的领导者目前只是少数。

 


虽然大多数领导者、管理者和从事具体工作的人可能不具备格物后而致知的能力,但是通过提高个人修养与制订合理的管理制度,大家就不难知道谁具备这种能力和什么是对的,这就是中国特有的治理和管理能力。西方在政治上崇尚民主和法治,企业界看重企业家精神和企业家能力,中西方式不同,目标却是相似的。

 

我多年来一直在推动的基于系统工程的公共管理,不同于学院派的系统工程管理。比如我们推出的基于系统工程的投融资规划方法,就是结合政府领导自身的格物能力,帮助他们在宏观层面不断超越专业致知,达到对客观事物更接近本质的理解,进而作出最好的决策

 

西方管理讲“以人为本”没有问题,但是只用管理科学的专业知识是不可能讲透的。所以我讲超越专业的致知,达到对人及一切主客观事物的本质理解才是真正的本。至于决策行为,尤其是基于微观专业致知结果的决策行为,都是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