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化的速度依赖于城市伦理的发育

就城镇化的速度问题,我们在前面已经进行比较深入的讨论。中间很多学者和专家都提到城市里的人文关怀问题,生态多样性问题,农民兄弟的各种福利、尊重等问题,这些是与城市伦理相关的。本部分重点围绕城镇化速度与城市伦理展开。

城市化过程中,能否尊重相关利益主体,是城市发展过程中一个很重要的伦理问题。光大银行的赵宝富认为,“是否做好准备,这是个很关键的问题”。他举了一个例子,老家的县委书记来到北京, 聊起村子变化,对他产生很大的震撼。他说,“我们村过去有四千人,现在六千人了,最近村里盖了12层小楼,煤气都引进来了,农民可以上楼了。我高兴之余是担心,农民愿意不愿意上这个楼,到了12层想养鸡,想修猪圈,怎么办?”这就是一个准备问题,一个尊重问题。是否做好准备,可以从三个方面考量。“一是经济层面,像我们村的房子,拆了盖,盖了再拆,我觉得二、三十年一次,这是很浪费的,我们城市化或者城镇化能不能在经济层面上跳出这个循环。第二个层面是物质和自然环境层面。我最担心的就是楼起来了,空气不能呼吸了,河流脏了,阳光也没了,青山绿水也没了。第三个层面是精神层面。在城市里,一个两岁的小孩,车从身上撵过17次,没有人把他救起来,还不是问题吗?城市及城市里的人们以及想进城的人们为城镇化发展做好准备了吗?”

城市规划、设计和实施中应多考虑文化的传承问题,要多重视软环境的建设,不要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基础设施和楼堂馆所的建设和投资上。沈体雁建议,“在这一次城市政策设计里面,要对城市的伦理进行研究和设计,并且构建一种新的、符合中国人传统的一套城市符号系统”。他说,“台湾就是每隔两、三里路就能看到那么一个东西,长得很传统的那种建筑风格,在社会运转当中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对穷困群体的扶助,可以通过这个庙来做,这个以前我们做得也是不错的”。我们可以建议每个社区,应该有一个庙,但是这个庙不一定非要建成农村那种老庙,可以改革开放。赵宝富补充说,“我去新加坡有意的去社区转了一下,我看到两个情形,一个是有一个庙,那些华人的汉语已经很糟糕,但是能看到那个牌位,我回来一考证,是文天祥,一代代传承下来了,他们甚至不知道供奉的是谁。第二是参加一个华人的葬礼,它是在新加坡城市最繁华的地区,但是在这个葬礼上,比我们中国农村那种还庄重,僧人在那儿超度”。

就城镇化问题而言,我们由过去的城市建设以物质生产为中心,现在虽已经转变为以人为中心了,但是还很不够,环境问题正在成为城镇化发展的制约因素。忽视环境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是城市伦理中仅仅是以人为中心的,我们之前所忽略的一些动物和植物,它们的权利被任意侵犯了。张云飞说,“我们在做城市规划的时候,我们把一片野生动物的栖息地给占了,从人类短期利益来看,灭绝一两种动物或者植物,对人类利益损失似乎不大,但是从人类长远利益来看,从环境能力和生态能力来看,这是我们必须引以为戒的”。

城镇化过程中,制度的设计和执行是否遵守公平正义的原则,也是考量速度和质量重要的指标。即我们在做城市制度设计中,在制定城镇化的金融制度、土地制度、财税制度过程中,要遵守正义原则。比如财产权制度在城镇化过程中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各利益主体不公平的问题。我国虽然在宪法中规定个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但是在具体的部门法中,只有物权法而没有财产权法。这样造成了我们现在重视物权,不重视财产权利。因此虽然有个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但是在实际执行过程中,机会并没有作为财产权利予以重视和保护,因此剥夺机会构成了侵犯财产权利的一项很重要的内容。征地拆迁中的很多纠纷与这样的制度相关。

城镇化中对企业的歧视,对社会资本的排斥也是我们过去城镇化中出现的主要问题,而且有越来越严重之势,以融资制度为例可见一斑。在融资制度方面,注册送彩金吧投资管理公司总经理陈民说,“金融机构大部分不承认未来的现金流作为融资质押,因此储备土地成了城市开发过程中唯一可以进行融资的抵押物,而储备土地的管理又是土地部门一家说了算,这就导致整个社会资本参与土地开发过程中没有融资能力,进一步剥夺了企业参与城镇化的机会”。过去政府的平台公司还可以通过开发银行的贷款等手段参与城镇化建设,现在国土部门出台新的政策(最近国土局出台的162号文),可能进一步堵塞社会资本参与城镇化,可能会造成土地部门独步天下的局面。“只有土地储备机构能够运用资本的杠杆,这是新形成的制度障碍,是对社会资本的参与城镇化的歧视”,陈民如是说。

在城镇化的过程中,必须尊重每一个人的尊严。北大博士后张云飞说,“在城市化过程当中,我们要重视一个社会保障,在社会保障过程当中有时候忽略了人的尊严,有些地方在制定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时候,就把一些获得最低生活保障人的名单公布在社区的墙壁上,那有些人就认为,我宁可不要这个,也不愿意让大家知道我就是最穷的人,这就是西方所谓的福利公民的问题,这是尊严的核心价值”。

城镇化是不是快了,除了经济上、物质上、政策和制度上的准备外,我们是否为进城的人找到了精神上的家园,是否为城市的发展建立一种被大家普遍接受并自觉遵守的秩序或规范,我们是否在为人类找到精神家园的过程中肆意侵害了其他物种的家园。对于我们人类来说,我们急着进城,可是进城之后,我们是否将面临未来更大的灾难……这些问题都是我们在思考城镇化速度的过程中应该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