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城镇化模式的本质

谈起模式,不禁想起了两个字“模”与“范”。现在这两个字已经当作同义词或近义词使用了,因此模式和范式有通用意。在历史上,模和范广泛用于青铜器的制造,是铸造工艺中两件重要的东西。外凸的为模,内凹的为范,先有模而后有范,再用范浇注出一模一样的东西来。因此模和范在我国历史上就是可以进行批量生产的道具。

从模具到模式,是个本质上的跨越。一个事情或做法能够形成模式,一定是自身具备很多成功的要素和可以仿制的典型。把模具演变成模式,应该是把批量生产的智慧在经营管理中的应用,希望在经营管理中也能够批量生产。中国人的这种思维模式由来已久,根本原因有三个:一是人性的弱点,喜欢投机取巧,以为用别人现有的成功模式,自己就可以少走弯路;二是模式是对复杂性的简化,众所周知,所有事情的未来都是不可知的,充满了不确定性,尤其经营管理问题,而过去充满了确定性,用过去的成功经验去推断未来,总是简单的,可靠性要高一些;三是制度使然,中国历史上就是大一统的国家,每个官员和百姓都是皇帝的子民,你干的事情对了是应该的,错了可能是要承担很大责任,甚至要杀头,历史上我们就是个不鼓励创新的国家。

模式既然重要,就应该研究模式。但是这些年的经验和教训告诉我,经营和管理不像工厂化生产,一个模可以形成一个范,每个范可以浇注出一大批一模一样的东西出来。在经营管理世界中,没有哪个模式是可以完全复制的。这里就牵扯出一个问题,学模式到底应该学的是什么?也就是我们需要总结,模式的形和魂。我们打太极拳,很多人学的是形,因此练了一个花架子,看起来气势磅礴、行云流水,其实根本派不上用场,即使偶尔露峥嵘,最终的结果一定是成也太极败也太极,这就是只学到太极拳的形。太极拳的魂是什么,就是阴阳的动态平衡。往内修上说,是自身气血的阴阳平衡,是起心动念的有度,是中庸态,是二十四小时的太极;往外用上说,是自身的圆融,是以柔克刚,是四两破千斤,是攻守兼备、收放自如的人生态度。

模式也有自己的形与魂。为什么很多城市、很多企业、很多人学习别人的模式或做法,总是学不像,别人用是成功的,自己用就是失败的,变成了东施效颦,为什么?关键问题就是学的是形而不是魂。可能有的人要问了,魂是无形无相的,如何去学?这就象学太极拳,如果你只学会了太极的套路,那么你学的是形。如果你从太极拳的原理,从中国的阴阳、五行开始学习,理解了人之所以为人、佛之所以为佛、道之所以为道,再辅以套路的学习,学习时尽量体会知行合一的感觉,慢慢的你就不是在画形了。

城镇化中大多数人学模式也是在学画形,也是在东施效颦。根本原因在什么?没有掌握城镇化的本质,没有学会城市生、老、病、死的规律,因此只能是学习一点皮毛。城镇化是城市的生长阶段,但是如果要想让城市生长的好,一定要知道城市的生老病死全过程的规律。最近有个典型事件,就是美国汽车之城底特律宣布破产,这对中国城市政府不能说不是一种震撼。根据很多资料显示,大底特律地区整体状况还是不错的,所以我们不能说底特律已经死了。但是作为中心城市的底特律,城市空心化确实发生了,人口从一百八十多万降到现在七十多万,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个城市确实出了大的问题。人口的质量也由过去以白人和有钱人为主,变成现在百分之九十多的是黑人和穷人,这说明城市的消费者在逐渐抛弃它,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个城市在趋于死亡。

这里我定义城市的生老病死,用了一个概念——城市的消费者,我们在城市营销这一部分会具体讲,这里不赘述。从底特律地区来看,这个城市的消费者可能还是世界上很多美国汽车的消费者,没有太多的改变,但是对底特律市来说,城市的消费者可能仅仅剩下了一些黑人和穷人。也就是底特律地区消费者的半径还是全球化的,而底特律市,消费者半径可能仅仅是几百公里了。

从城市消费者的角度来看,一个城市的生或生长就是城市的消费者不断增多的过程,而且是消费半径不断扩大的过程。相反,消费者对你这个城市极其不满意了,牢骚满腹、怨气冲天,这时城市一定是病了。一个城市的老,说明这个城市的成长过程已经停止,甚至已经开始反向成长,也就是在逆城市化成为主流的时候,这个城市就老了。如果一个城市的消费者逐渐减少,并且消费者半径不断变小,这说明这个城市进入了死亡的阶段,只是死亡的阶段时间有长有短,过程有简单、复杂而已。

知道了一个城市的生老病死规律之后,还需要知道什么是一个城市的气血,气血一断,则一个城市就宣布彻底死亡。那么一个城市的气血到底是什么?一个城市流动的最快的,并且能够与外界进行频繁交换的一定是气血,人的生死只在气血是否流动。因此,一个城市的气血就是城市的资金,当城市的资金进出不存在了,那么这个城市基本上就算宣布死亡了。有些城市可能类似于爬行动物,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对外资金链虽已经断裂,但是这个城市似乎还活着,还没有僵硬。但是这种活着是苟延残喘的,对于一个对外完全没有资本和资金交换的城市,城市的消费者(这时只剩下城市的居民了),也一定会慢慢搬迁,形成城市的最终死亡。

因此,研究城镇化的模式,如果不想只学习画形,而且能够学会模式的魂,那就一定要掌握城市的生老病死规律,要知道城市的气血是什么,怎样运行的,还要知道一个城市的前世今生。因此一个模式一定要从认知开始,从一个城市的历史开始,从一个城市的总体把握开始来逐渐认识城市。还要知道城市发展的阶段性特征,这就是我们讲的新型城镇化模式,这是一个有魂的模式。学到这样的模式,你可以避免很多失败,但是你必须学会合作,学会如何让城市的气血顺畅的流动,学会如何识别你的消费者,学会诊断城市的疾病,学会怎样找大夫,找什么样的大夫治病,这就需要学会利用好社会化的专业机构,也就是利用好李克强总理所说的社会化注册送彩金吧机构。

知道了城市发展的规律,才能认清城镇化模式的本质,才能掌握事关城市生死的城市气血(资金),也就是知道了如何通过推动城市气血的有序流动,带动城市的全面发展,这就是我们研究新型城镇化模式的着眼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