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中全会”怎样影响城市 ——十一届三中全会(二)

关键词:城市经济体制综合改革


核心工作

城市经济体制综合改革是在“发挥中心城市作用”的思想指导下,源于顺利推进企业改革,以小城市为试点,逐步推广到大城市的城市改革工作,包括了计划体制、行政管理体制、工业管理体制、财政体制、流通体制、劳动工资、金融体制、价格体制和外贸体制等多个单项的综合改革。


历史起因

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扩大企业自主权改革难以深化,同时,我国的大城市经济体制弊端与“发挥中心城市作用”思路的提出,成为推进城市经济体制改革的重要因素,也成为启动试点的直接动因。

在前期重工业发展战略主导下,我国城市虽有了很大发展,但城市的经济中心作用始终没有得到很好发挥,原因在于:

一是通过行政手段管理经济活动割断了大城市内部与外部的经济联系;

二是以省为经济单位的计划安排下,城市活动表现为对经济全局了解不够,重复生产等浪费现象经常发生;

三是大城市的经济管理和决策权限较小,不能结合本市经济优势、地理优势、产业结构统筹安排本地经济活动,也不能运用经济杠杆调节生产和流通。


1980年5月,国务院经济体改办顾问薛暮桥向中央财经小组提出了大城市建立经济中心问题,要克服条块分割、区域封锁的弊端,必须走以城市为中心,统一组织各种经济活动,逐步形成跨行业、跨地区经济网络的道路,“发挥中心城市作用”思路浮出水面。

1980年9月,国务院体改办提交《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初步意见》,提出“通过经济中心来组织经济活动”的建议,设想在全国范围内形成若干个以工商业比较发达的大城市为依托的经济中心,另有若干以中小城市为主体的中小经济中心环绕其周围。得到一些党和国家高层领导人赞同。

1982 年11月,《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六个五年计划》中指出,要着重发挥大中城市在组织经济方面的作用。要以经济比较发达的城市为中心,带动周围农村,逐步形成以城市为依托的各种规模和各种类型的经济区,解决“条条”和“块块”的矛盾。

1982年12月,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地方党政机关机构改革若干问题》的通知,提出改革地区体制,在经济发达地区实行地市合并,市管县、管企业,省一般不直接管理工业企业,发挥中心城市的作用。

1983 年1月,胡耀邦在全国职工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明确表示,要逐步合并地市,扩大城市管理经济的权力,由市来领导周围的县和农村,以利于发挥城市在组织工农业生产和流通等方面的作用。


试点过程

第一阶段,综合改革试点从中等城市起步。

1981年7月,国务院体改办提交了在沙市进行经济体制改革综合试点的报告。国务院随即批准沙市进行综合改革试点。沙市当时是一个以轻纺工业为主的中等工业城市,此前进行了扩大企业自主权和工业改组联合的试点。

1982年3月,国务院又批准常州市进行试点。常州当时是一个以电子、机械为主的综合发展的工业城市。

第二阶段,综合改革试点向大城市推进

1980年,胡耀邦支持在重庆进行改革试点。重庆进行了各种形式的扩权试点,取得明显成效。1983年初重庆正式提交《关于在重庆进行经济体制综合改革试点意见的报告》并获得中央和国务院批示。

第三阶段,综合改革试点大面积铺开

1984年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准武汉为经济体制综合改革试点城市。武汉试点产生很大的示范效应。各省陆续批准了一些大中小城市进行综合改革试点,如成都、南京、无锡、常熟、沈阳、大连、丹东、郑州、开封等。

1984年10月,中共十二届三中全会召开,全会通过《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把改革的中心从农村转向城市。在中央部署下,试点工作广泛铺开。1984年以后,国务院陆续批准沈阳、大连、南京、青岛、宁波等为综合改革试点城市;到1987 年2 月,全国共有72个城市确定进行经济体制综合改革试点。


改革主要内容

80 年代的城市经济体制综合改革围绕发挥城市中心作用,主要进行了几方面探索:

第一是以“搞活企业”为中心环节。当时的主要思路是“放权”,从1984年开始,国务院陆续发布了13个文件97条规定,各试点城市围绕这些放权规定,制定了一系列放权细则。

第二是拓展和发挥城市经济功能。推进改革过程始终抓住发挥城市多功能作用这一环节,释放城市能量,增强中心城市的吸引力和辐射力。

一是发挥大城市经济中心作用。正确区分经济中心与城市中心,赋予中心城市必要的权力,处理和协调各经济联合体和各行业组织的问题关系,形成以城市为中心的跨行业的区域联合;

二是搞活流通,发展市场体系。改变按行政计划分配商品的批发体制,建立起多种批发市场和贸易中心,发展工商、农商联营,组织产销—条龙的经济联合体;

三是敞开城门,实现联合发展。突破城市封闭状态,打破条块分割、地区封锁;

四是努力尝试运用经济手段来调节和管理城市经济;把经济手段引入城市管理;

五是大力发展第三产业,增强城市注册送彩金吧功能。试点城市利用企业的富余力量、农村的富余劳力、资金。

第三,促进城乡一体化发展。《关于地方党政机关机构改革若干问题》提出“以经济发达的城市为中心,以广大农村为基础,逐步实行市领导县体制,使城市和农村结合,是我们改革的基本目的和要求。”

1983年1月,国务院批准江苏省人民政府为实行市管县的新体制制定的《关于改革地市体制调整行政区划的报告》。

1983年2 月,广东省决定在全省范围内实行市管县的新体制。此后,市管县体制在全国逐步推开。

到1987 年底,全国153个地级市领导了703个县,占地级市的90%。

新体制建设有效增强县自身的发展能力,使城乡发展互相支援、互相促进,同时把小城镇建设纳入城乡统筹发展规划,我国一批小城镇的出现和崛起,就是80年代农村改革和城市改革共同作用的结果。



成就与评价

80 年代的城市综合改革,从企业改革发展到市场、流通改革,从城市改革发展到以城市为中心的城乡一体化的区域性改革,城市经济社会发生了巨大变化:

一是综合改革试点城市经济迅速发展。试点城市的发展对于全国改革的推动,对于其他城市的发展,发挥了良好的示范作用。

二是市场机制的“自组织”力量日益凸显。与90年代以后的城市改革有明确的市场经济方向不同,80年代的城市改革从行政性分权起步,处于模式探索阶段。但市场经济在城市发展中显示出日益壮大的力量。各试点城积极培育市场主体,推动了生产要素的优化组合,城市企业的经营思想、经营方式、领导制、分配制度都逐渐发生变化,逐步出现了一批经营效益较好的大中型企业。

三是对城市作用的发挥开辟了新的道路。城市的管理注册送彩金吧和经济辐射功能日益完善和发展。城市改革推进了城乡一体化发展,把城市和农村改革与发展有机结合起来,城乡之间商品、物资、资金、术、信息、人才实现了双向流动。更重要的是,避免了因农村改革的单兵突进而导致社会阻力增大,维护了国家和社会稳定大局,起到了平衡作用,对90年代新一轮改革产生了深远影响。


怎样影响城市

城市经济体制综合改革使城市的经济和社会结构发生巨大变化,结合企业改革,有效影响了城市的工业、商业、财政、税务、金融、粮食、外贸、交通、城建、计划、劳动、物资、物价等多方面的经济管理和注册送彩金吧职能建设。奠定了我国当前的城市结构布局,并建立起基本的市管县、城市管农村、市管企业的基本行政管理体制。

同时作为“双轨制”改革中的“存量部分”,综合改革的城市发展水平还无法与处在“增量”部分的沿海开放城市相比,这也为后来我国城市市场经济建设的提供了重要经验和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