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中全会”怎样影响城市 ——十一届三中全会(三)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扩大企业自主权为,逐渐扩大城市的经济体制综合改革。


关键词:计划单列市


由来

从新中国成立之初到1954年,全国共设直辖市14个。1954年6月,中央政府作出决定,除京津沪外,将沈阳等11个直辖市改为省辖市。后考虑到这些城市的特殊地位,于1962年10月第一次提出“计划单列市”概念,提出:西安、天津、沈阳、武汉、广州、重庆六大城市的工业生产、基本建设、物资调拨、主要商品分配、职工人数和工资总额、财政预算,在省的计划中单列出来,同时上报中央,由中央和省共同安排。后因“文革”夭折。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在城市经济体制改革背景下,中央选择了熟悉的城市计划单列作为突破口。并于19年将重庆作为首个计划单列市,其核心是国家对市实行计划单列:“市的主要计划,包括工农业生产、固定资产投资、能源供应、主要物资和商品的分配收购调拨、劳动工资、财政信贷、对外贸易、科技和社会事业发展计划等,由国家计委和中央各部单列计划直接下达到市和省。有关计划方面的全国性会议,市作为一个计划单位参加。省管理的计划指标,由省计委统一下达到市计委”。


试点过程

1983年 2月8日,中央批准《关于在重庆市进行经济体制综合改革试点意见的报告》,4月4日,国务院原则同意《关于贯彻落实中央指示搞好重庆市综合改革试点的报告》,明确重庆市在国家计划中实行单列,赋予其相当于省一级的经济管理权限。

1984年7月11至13日,国务院先后批准沈阳市、大连市进行经济体制综合改革试点,实行计划单列。

9月23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批转《武汉市经济体制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报告》,同意武汉市实行计划单列。

10月5日,国务院批转了《关于对一些城市要求在国家计划中单列户头处理意见的报告》,只同意报告提出的对“六十年代初期曾实行过计划单列的哈尔滨、广州、西安三个省会城市恢复计划单列。并提出“今后,其他城市一律不再批准实行计划单列”。

1986年10月15日,国务院在《关于对青岛市实行计划单列的批复》中同意青岛市计划单列,又打破了“其他城市一律不再实行计划单列”的限制。

1987年2月24日,国务院批准宁波市实行计划单列,并继续进行经济体制综合改革试点。

1988年4月18日,国务院批准厦门市实行国家计划单列。

10月3日,国务院批准深圳市实行国家计划单列。

1989年2月11日,国务院批准南京、成都、长春三市实行国家计划单列。同时要求“江苏、四川和吉林省人民政府要继续加强对三市的领导,妥善处理省市之间的关系,不要因实行计划单列使国家的财政收入减少,三市也不要因之搞机构升格、增加编制。”至此,全国计划单列市达到顶峰14个。

1993年7月2日,中共中央发出通知,印发《关于党政机构改革方案的实施意见》和《关于党政机构改革的方案》,《方案》规定,除重庆、深圳、大连、青岛、宁波、厦门仍保留计划单列市外,其余省会城市不再实行计划单列。

1994年2月25日,中央将原14个计划单列市加上杭州、济南,确定为16个副省级市,同年5月,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第六次会议认为,“将计划单列市确定为副省级市,加强了省级机构统筹规划和协调的地位和作用,减少了省与计划单列市之间因权限划分不清引起的矛盾和扯皮。副省级市中仍实行计划单列的,按照有关规定继续享受原有的管理权限,不再实行计划单列的,原来中央赋予的权限原则上暂不改变,对原来不是计划单列的,其权限需要调整变动的,由所在省和中央有关部门协商后确定。”

1997年6月18日,重庆直辖市正式挂牌。余下的5个计划单列市,大连、青岛、宁波、厦门、深圳延续至今。


政策规范

以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第一个实行计划单列的重庆市为例,在《关于在重庆市进行经济体制综合改革试点意见的报告》中提出:“在不改变省辖市的行政关系的条件下,给市以相当于省的经济管理权力,由市直接承担完成国家的计划和上缴财政任务的责任。在全国统一计划下,国家对市实行计划单列,由市负责计划的综合平衡,按照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的原则,积极发挥各种经济杠杆的作用。”

在经济体制改革中重点改进计划体制。除了国家对市实行计划单列外,“市在保证完成国家和省下达的计划的前提下,统筹安排全市的生产、建设、流通和分配。国家和省分别管的主要物资和商品,在统一计划安排下,实行就地平衡、差额调拨、品种调剂、超产分成;改变计划编制程序。除国家和省必须控制的少数指标外,其它的计划指标,市可按上年预计和五年计划的分年数字,提前安排下年计划。”

同时1985年3月出台的《国务院关于实行“划分税种、核定收支、分级包干”财政管理体制的规定的通知》,计划单列市同样实行全国统一的财政管理体制。包括重庆在内的这些城市的收支范围和基数的确定,有财政部会同有关省、市共同商量,如重庆1983年财政收入分配国家50%,省12.5%,重庆37.5%;武汉则是28%留市,72%上交中央。


怎样影响城市

城市计划单列为中央批准进行的经济体制综合改革试点提供了必要条件,同时也构成了城市经济体制综合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客观评价,计划单列市试点为我国改革开放初期形成了多个经济中心创造了有利条件。从试点安排上,有效平衡了各区域发展,并为我国形成当下的区域经济发展战略打下坚实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