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中全会”怎样影响城市 ——十二届三中全会(二)

关键词二:金融体制改革


会议公报

《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在改革价格体系的同时,还要进一步完善税收制度,改革财政体制和金融体制。越是搞活经济,越要重视宏观调节,越要善于在及时掌握经济动态的基础上综合运用价格、税收、信贷等经济杠杆。我们过去习惯于用行政手段推动经济运行,而长期忽视运用经济杠杆进行调节。学会掌握经济杠杆,并且把领导经济工作的重点放到这一方面来,应该成为各级经济部门特别是综合经济部门的重要任务。


历史起因

所谓金融体制实际上就是所有金融活动的运作方式、组织结构和制度安排等要素的总和。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我国金融业的基本特点是机构单一,业务范围狭窄,管理体制高度集中,在国民经济中地位不高,作用自然也就发挥得不够充分。1978年开始的中国金融体制改革就是针对改变这种单一的金融制度而开始的,是顺应我国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大势下的有益探索,从根本上转变了我国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


改革过程

1979年2月,国务院发出《关于恢复中国农业银行的通知》国发[1979]56号,为了加强对支农资金的管理,更好地为高速度发展农业生产和实现四个现代化注册送彩金吧,根据党中央的决定,国务院恢复中国农业银行,负责统一管理支农资金,集中发展农村信贷业务。

1979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专门发出关于贯彻执行《国务院批转中国人民银行关于改革中国银行体制的请示报告》的通知。通知明确了中国银行的性质和任务:中国银行是国家指定的外汇专业银行,负责统一经营和集中管理全国的外汇业务,中国银行实行总行、分行、支行三级核算。经营业务所需资金由中国银行总行统一掌握,各地中国银行外贸信贷资金由中国银行总行核定拨给。

1979年4月,国务院批转《中国人民银行全国分行行长会议纪要》。《纪要》提出,要把银行工作的着重点迅速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

1979年8月,国务院批准中国人民建设银行从财政部独立出来,此后改称中国建设银行,中国人民建设银行成为一家国务院直属的金融机构,并逐渐承担了更多商业银行的职能,建设银行除办理拨改贷外,重点支持企业为生产国家急需的短线产品而进行的挖潜改造工程,并发放城市综合开发和商品房建设贷款。

1980年11月,国务院批转国家计委等单位《关于实行基本建设拨款改贷款的报告》,决定从1981年起,凡是实行独立核算、有还款能力的企业,进行基本建设所需的投资,除尽量利用自有资金外,一律改为银行贷款。

1981年7月,香港南洋商业银行深圳分行的设立,标志着外资金融机构开始进入中国金融市场。

1983年,银行系统开始实行“全额利润留成制度”,把各项指标考核与利润留成挂钩,使专业银行初步确立了利润、风险和成本等一系列经营范畴。

1983年9月,国务院做出《关于中国人民银行专门行使中央银行职能的决定》。《决定》规定:中国人民银行专门行使中央银行职能,不再办理工商信贷和储蓄业务,按产业设置专业银行,分设中国工商银行、中国人民建设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农业银行等专业银行。

中国银行主要集中力量研究和做好全国金融的宏观决策, 加强信贷资金管理,保持货币稳定,其主要职责是:

研究和拟订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法令、基本制度,经批准后组织执行;

掌管货币发行,调节市场货币流通;统一管理人民币存贷利率和汇价;

编制国家信贷计划,集中管理信贷资金;

管理国家外汇、金银和国家外汇储备、黄金储备;

代理国家财政金库;审批金融机构的设置或撤并;

协调和稽核各金融机构的业务工作;管理金融市场;

代表我国政府从事有关的国际金融活动。

1984年1月,中国工商银行成立,工商银行成立时间虽晚,但其业务量最大,储蓄存款总额、中短期贷款总量、资金清算总量、城市机构网点总数均居各商业银行首位,是我国最大的商业银行。

1984年,已经形成中农工建四大专业银行,中国初步形成了中央银行与商业银行分设的二级银行体制,中国人民银行明确鼓励金融机构之间资金余缺的横向调剂,允许金融机构进行同业拆借。同年又成立了一批信托投资公司和信用社,银行从事的业务也由过去的部分企业流动资金贷款,发展到投放技术改造、基本建设投资需要的多种贷款。

1985年,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各自发行20亿元1年期金融债券,债券市场开始启动。

1985年11月,厦门国际银行开业,正式开办外汇投资银行和商业银行的对外业务。这是全国首家中外合资银行,由中国银行福建省分行、福建投资企业公司、厦门经济特区建设发展公司和香港上市公司闽信集团有限公司采用“股权式”股份制模式共同筹资创办。

1986年1月,国务院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管理暂行条例》,规定中央银行、专业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都应当认真贯彻执行国家的金融方针政策;其金融业务活动,都应当以发展经济、稳定货币、提高经济效益为目标;禁止非金融机构经营金融业务。

1986年2月,亚洲开发银行理事会通过决议,接纳中国为亚行成员国。3月10日,亚洲开发银行发 表的一项新闻公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从1986年3月10日起正式成为亚洲开发银行的成员。

1986年,《关于中央财政与地方财政分享保险收入试行办法的通知》,规定“对应交的所得税、调节税可以‘五五’比例分别就地上交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地方所得部分不纳入财政体制”。

1987年,核定“三率”,即成本率、综合费用率、利润留成与增补信贷基金或保险周转金的比率,下放“六权”,即业务经营自主权、信贷资金调配权、利率费率浮动权、内部机构设置权、留成利润支配权、中层干部任免及职工招聘与奖惩权,突破了传统的高度垄断集中的管理体制,使专业银行的经营机制逐步向商业化转变。


改革内容

刘鸿儒《亲历金融体制改革》中描述,到1985年底,金融体制改革整体方案经过多次研究修改和汇报后,已基本成形,主要包括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建立以中央银行为领导、国家专业银行为基础的多种金融机构协调合作的体系;

二是建立以间接调控为主、直接调控为辅的高效金融市场体系;

三是建立技术先进、管理严格、人员素质优秀的银行管理体系;

四是建立通过货币政策调整金融、稳定货币、促进经济发展的宏观调控体系。

这些都是围绕着商品经济发展的需要提出来的。


成就与评价

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赵紫阳同志说过:“过去国家搞建设,资金主要靠财政,现在已经主要靠银行了,今后将越来越依靠银行,这是一个不可改变的趋势。”经过几年的改革,银行在筹集和融通资金,引导资金流向,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和调节社会需求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1978-1987年,九年间银行、农村信用社各项存款总额增加6026亿元,翻了两番半,其中城乡居民储蓄存款增加2854亿元,翻了四番;各项贷款总额增加7575亿元,翻了两番。

前一阶段的金融体制改革,在实现诸多成就的同时也遗留了很多问题,一方面,中国人民银行尚未完全从一般的业务经营中摆脱出来,另一方面,专业银行也仍在办理某些政策性业务,且其经营的商业化仍然步履艰难,机关化的运作方式严重阻碍了专业银行的发展。


怎样影响城市

十二届三中全会主要针对城市经济体制改革,作为城市经济体制重要方面的金融体制快速发展,形成了以中央银行为领导、国家专业银行为基础的多种金融机构协调合作的体系。

一方面,改革开放后城市经济和社会建设不再单纯依靠政府财政,一定程度上释放了金融活力,形成多渠道支持城市经济建设的新兴局面;另一方面,地方城市建设与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机构建立起了直接的纽带关系,以国家信用为载体的各专业银行在吸纳存款方面具备先天优势,从而引导大量的社会资金涌向城市,有力的支持了城市发展;同时,改革开放初期的金融体制改革也为我国城市金融区的形成奠定了一定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