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融资规划助力PPP




随着国发43号文和国发60文的出台,ppp热进一步升温,呈过热状态。虽然中央一再强调规范,但实际操作过程差强人意,ppp热背后孕育着巨大的风险。所谓成也ppp,败也ppp。


PPP背后深层次问题要解决


前段时间,国内外热炒中国城市破产论,理由是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率严重超标。中央政府主动通过一系列的文件和政策,堵住了政府直接融资的闸门,并且通过国发43号和60号文,明确了未来政府主要依靠政企合作(PPP)解决城镇化的建设和运营管理资金问题。但是政企合作(ppp)需要跨年度的预算平衡,不同于过去收付实现制的财政制度,对政府的债务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对投资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对于中国地方政府是否会破产,我们进行了专题研究,我们从研究底特律破产案件开始,研究了不同城市的破产案例,从中得到很多的启示。我们总结国外城市破产有两种类型:一类是现金流入不敷出导致的,这类破产一般来说是可以救助的;另一类是城市被其消费者抛弃产生的衰落,这是难以救助或不可救助的。我们认为作为中心城区的底特律,是被消费者抛弃的城市,这个城区本来是有自己很好的消费者的,在城市管理的过程中,城市核心消费者得不到不到足够的重视,或者受到不公正的待遇,这些城市消费者往往也会面对其他区域的诱惑,主动抛弃了这个城市,这是其破产的根本愿因。在此基础上,我们提出一个城市一定要搞清楚自己城市的核心消费者是哪些类型,要围绕这方面做好工作,让城市消费者不断聚集、不断调整,维持一个城市核心消费者的稳定发展是一个城市可持续的关键。我们看到中国很多资源型城市,面对着资源即将枯竭,又没有对城市消费者进行深入研究和对城市发展进行战略调整,这种状况非常危险,很容易使这些城市走向衰落,最终导致不可逆转的破产。

现在各级政府都对政企合作(PPP)抱有极高的热情,似乎ppp成了救命稻草,对此我们深感忧虑,我们认为在这样几个深层次问题没有解决之前,新型城镇化转型存在巨大风险,城市破产的概率比过去由城投公司主导的时代也许还要高。

一是复杂问题简单化倾向。最近我在研究底线思维问题,规范操作是政企合作(ppp)中起码的底线思维。地方政府对规范操作这个问题并未引起充分重视,把政企合作(PPP)项目当作过去的招商引资项目来操作,没有规范的操作流程,没有专业中介机构的介入,导致没有科学的决策依据,甚至没有底线,把复杂问题简单化倾向比较明显。

二是寅吃卯粮问题依然突出。官员只管任内事,就项目解决项目问题,只要能够融到资金,使用什么样的办法都行,管他以后怎么办,急功近利思想明显。

三是忽视系统性的风险。如果一个城市有一个两个小项目的ppp,一般来说不需要有太多的担心,但是现在动辄几十个几百个项目,投资数额达几百到上千亿,系统性风险系数极大提升。PPP一般来说是项目融资模式,是用未来收益支撑的现在投资,这个未来收益应该是几十年的收益,但究竟未来的财政能力到底是什么样子,没有人关心。在接触了很多找我们做PPP项目的政府后,我们的忧虑更深重了,政府对未来财政能力没有科学的预测,投资人也很少实质关心政府长期偿债能力,没有人对政府长期发展及信用能力进行系统性研究。

这些问题没有解决,ppp只能是虚热,因为制约ppp发展的根本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绕了一段弯子后,还要回到原点。


投融资规划让PPP更好发挥作用


对政企合作ppp的研究和实践,我们已经深耕多年,更早追溯到注册送彩金吧总经理陈民先生本世纪初对北京地铁四号线的ppp实践;城镇化领域的ppp的最早实践是注册送彩金吧副总经理彭松先生2006年做的长阳项目。长阳客户希望我们帮助其研究城市规划落地问题,重点是帮助其算算账,看看能不能平衡。客户的目标是规避城镇化中已经存在的问题,尽量让城镇化少留遗憾。

我们在充分研究当年城镇化中存在问题的基础上,提出城镇规划落实是所有城市规划存在的共性问题,这是城市建设的管理体制所决定的。在规划和建设之间缺少了投融资的规划或策划环节,使得规划落实问题没有人真正考虑,因此我们当年提出一种方法论——投融资规划。

投融资规划的理论和方法分别在《投融资规划——架起城市规划和建设的桥梁》和《政企合作——新型城镇化模式的本质》中都有详细阐述,这里不赘述。这里重点谈谈投融资规划方法的作用。

通俗地说,投融资规划方法架起了三个桥梁:一是架起城市规划和城市建设的桥梁,一个是架起政府和市场的桥梁,一个是架起项目和资本的桥梁。只要把这三个桥梁架设的好,规划落地问题似乎也就不成问题了。可是仅仅从桥梁出发,我们感觉对这个问题的研究还是不够透彻,我们还是要深入挖掘,规划落地的主要客户群体是谁,他们关心什么问题?

我们通过深入的剖析,找到了影响规划落地有四个最重要的主体:一是政府,负责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注册送彩金吧的建设和管理;二是房地产开发商,负责投资居住、商业和旅游地产等项目,为城市发展提供经营和居住的空间;三是生产性和注册送彩金吧性企业的投资人,为城市和乡村贡献产品和注册送彩金吧,为城市里的人提供就业等;四是原土地所有者,这是土地原住民,有城市土地上的居民,也有农用地和农村建设用地的提供者,这些土地是城市建设用地的根本来源。这四类主体必须协同起来,一个城市美好的规划才能成为现实。

研究表明,这四类主体需要解决好这样两个问题才能真正把规划落实问题搞定。无论是政府还是投资人,对这个城市规划描述的前景要有信心,这是其一;这个区域要给投资者带来信用支持,也就是未来要有好的现金流,这是其二。这些现金流要支持政府完成基础设施和公共注册送彩金吧设施的投资,并且能够支持正常运营的支出;这些现金流还能够为企业的投资形成稳定的回报,既能够满足还本付息需要,还要有适当的利润率水平;在这个过程中,还要有解决原住民问题的现金流支持,不仅要为原住民解决一次性补偿、安置、资产交易费用,还要为其考虑长期生存和发展的现金流保障。

投融资规划方法表面上解决的是规划落地、项目对接以及政府和市场衔接问题。但要解决好这些问题,还需要充分考虑这些问题背后更深层次矛盾的解决,这个深层次的东西就是信用和信心的问题。

我们把投融资规划方法总结成123模式,即一个方法,两个信,三个桥。投融资规划方法是在2006年推出的,当时城市舆论的主导方向是政府在城镇化过程中的大包大揽。但是,我们和长阳镇政府不为形势所迷惑,形成一个看起来超前实际上是抓住了问题本质的共识:城镇化一定是政府和市场跳的双人舞,政府的独角戏肯定是唱不下去的。《长阳模式》之所以能够成功,本质上体现了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即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而在这个过程中,让政府发挥了更好的作用。

投融资规划方法表面上是为城市政府注册送彩金吧的,实际上是站在市场主体的角度,为市场主体真正能够愿意与政府一起合作(PPP)进行了很好的规划和设计。